2018年08月14日
搜索:
住房信息联网:无奈的反腐期待,好在还是期待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485次】

住房信息联网,这是近年来住建部竭力推进的系统工程,所遭遇的重重阻力,所面临真实的困境,从一开始就超出了联网项目本身的那点意义。事实上,不止公众将住房信息联网工程的进展乃至遇到的阻力,与官员房产信息的披露挂钩(并藉此产生反腐联想);工程推进中地方政府所显现出的顾虑重重,从反面亦印证了这一点。

最新的报道显示,住建部已与40个首批实现个人住房信息联网的城市签订了“数据采集和使用安全协议”,其承诺“个人住房信息系统”联网所采集的数据,“仅用于宏观分析,且住建部不设房屋产权查询端口,亦不拥有查询权限,个人住房信息的查询权仍保留在地方政府”。此前曾有消息称,将在2013年6月底实现的500城市联网,“壮志”或遭遇又一次打击,但信息联网所要达致的目标仍值得期待,并应有愈挫愈勇的作为。

从一开始到现在,推动住房信息联网工程的初衷和目的,住建部的表述都较为明确,甚至解释得有些苦口婆心(对地方政府,也对公众),他们“只作数据统计、分析和汇总”,不仅不拥有查询权限、不提供查询服务,而且承诺在作统计分析时“直接输出统计成果,不显示每个个体数据”,各地还可以对所谓“保密、敏感的信息”进行处理。即便将住房信息联网与反腐这一公众“强加”给它的副产品分割开来看待,为了推进联网住建部所作的承诺,甚至可能有损“数据宏观分析”这么单纯的目标。

住建部本身并不承担反腐职能,试图对此项信息联网工程抱有额外希望的人群,所看重的官员房产信息的披露目的,恰是正面寻求官员财产公开未果后,“病急乱投医”的臆想。但藉此认为公众的期待“不切实际”,却着实残忍,因为在这不切实际背后,依然是对反腐的期待而非绝望。而且这份期待,还有极为坚实的社会基础,房叔、房婶、房哥、房姐层出不穷,官员及其亲属群体占有大量房产的现象,正因为相关信息的不透明而间接导致公众的揣测无限放大,不仅有损权力形象,也动摇着执政合法基础。

退一步讲,即便住建部举步维艰的这一宏大住房信息联网工程可以提供查询服务,其实也与目前由地方政府掌握的所谓“查询主权”并无区别,同样不可能实现随意查询公民个人信息的目的。此前频频爆出的“房多多”现象,不是正常查询取得的结果,而是通过内部信息泄露实现。查询有门槛,区别于信息的彻底公开,但信息联网与反腐之间,并非完全不可能建立联系。防腐、反贪等部门,是否可以依职权对官员及其亲属的房产信息进行查询备案?已实现的官员财产内部申报系统,相关申报信息的收集方,是否也可以藉此进行必要的查实与核对?

何况,政策初衷与最终目的之间,并不必要产生一一对应的联系,超出预想的意外收获不少见,比如互联网与网络反腐,后者便绝非互联网发明或引入中国时所能预想到的结果。2013年2月,南都社论刊文强调“住房信息联网断难承载反腐重任”,如果说对住房信息联网的额外反腐期待一直都存在,则社会对其功能的有限性也一直不乏认知。公众由住房信息联网所联想到的官员房产公开,方向或有错位,但指向的目标依然是官员房产信息的披露,初心不改,诚意可见。

围绕住房信息联网议题所展开的反腐讨论,所形成的舆论压力,是某种程度的借题发挥,事出无奈,但却事出有因。对官员财产进行制度化披露的公众呼声,长期得不到回应,多地试点遇阻,与此同时,则是频频上演的、由暗箱操作到逐渐显性化的权力分肥。昨日央广新闻又有报道,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多地,均有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包括一些特权企业存在着面向内部销售的所谓“定向经适房”项目。此情此景,夫复何言?

让住房信息联网回归其本来目的,无可厚非。但让公众对官员房产信息的公开与监督,不再总是无奈的期待,也绝非过分的妄想,甚至是比“宏观分析住房信息”更迫切的公共诉求。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3年06月2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