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官员财产,应自上而下全面公开
一扇雪
【该文章阅读量:1417次】

  官员财产公示,温州先行。继4月初平阳推出“内部公示”,5月13日,洞头又对拟任纪检监察干部进行网络公示。

  此次公示内容除了简历、拟任职务等信息外,还包括干部的家庭收入、房产、车辆、投资等财产情况,拟任洞头县住建局法制监察科科长的钱阿思成为惟一公示对象。经温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干部任前通过互联网向全社会公示财产等信息,在温州尚属首次。

  尽管洞头“公示”具有时效性,不等同于“公开”,尽管其公示仅仅针对的是纪检监察干部,而不是全体官员,但面向社会的网络公示等同于官员财产公开破冰,一时间外界舆论纷纷,有叫好者,同时不乏批评之声。

  官员财产透明制度自240多年前源起瑞典后,在欧美都已成反腐利器,至目前全世界已有130多个国家执行。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在国内首次提出是在1987年。2012年是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社会情绪的临界点,但尽管“表哥”、“房叔”们不停被曝光,大学生接二连三申请公开官员工资,但实际效果却少之又少。

  2012年4月13日,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雷闯通过特快专递向国家烟草局、卫生部等53个中央部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信,要求公开53位部长(局长)2011年全年工资总额及各项具体金额。40个中央部门回复雷闯,无一公开官员工资。大多数部门给出的理由是,部长 (局长)工资薪金方面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定义的政府信息。

  “大表哥”“二表哥”等官员接连因戴“名表”被网友“揪住”后,三峡大学刘艳峰、重庆工商大学杨璠、四川大学张孝欢等学生随即跟进申请公开这些官员的收入情况,但他们都未得到满意答复,要么被回复不属于信息公开范围,要么干脆不理。

  第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韩德云连续多次向全国人大提交建立官员财产申报与公示制度的建议,中纪委、监察部的答复也只是从“正在积极开展工作”,到“适时向全国人大提出立法建议”等。

  而在各方努力下,地方开始实践,全国范围内已经或即将开展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地方试点已达20余个,包括新疆阿勒泰、四川高县、湖南浏阳、浙江慈溪、宁夏银川以及浙江磐安等,对象包括市县级、地市级现任官员、拟任提拔官员,从当地廉政网、单位公告栏,到单位干部大会、媒体公开等,然而内部公开常有,社会公开少见。

  洞头的“网络公示”与平阳的“内部公示”分别“晒”出拟提拔干部的房产、汽车、家庭关系等,这种财产公示与干部任职“捆绑”,为干部“透明成长”注射了“防腐疫苗”,但特定时态的“公示”,并非常态存在的“公开”,且对象多为年轻“新官”,无怪乎制度洁癖者会质疑 “雷声大雨点小”,担忧财产公开是否“点到即止”。

  从这个层面上看,著名学者、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官员财产公开必须自上而下推进”观点显得精辟:

  推进财产公示的第一个要点,从中高级领导干部、决策型领导干部首先推行家庭财产公示,建立自上而下的财产公示推进体系,这也是官员财产公示最普遍规律。第二,公布平台由各级人大构建。财产向谁申报、由谁来审查,应该是权力机关各级人大和党委,不能放在体制内,不能只向纪委、组织部申报。第三,公布范围也很重要,对于领导干部来说,必须是家庭财产向同一级管理范围全公开,而不是半公开,任何公民都有义务和权利来审查。第四,要建立家庭财产公开的法律制度,将财产公示纳入立法程序,对政府官员进行强制性公开财产。如果一个人连个人财产都不能公开,我们如何指望他能够为人民服务呢?

来源:市场导报      来源日期:2013年05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