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广州抽查15%官员申报财产及配偶子女情况
张有义
【该文章阅读量:1496次】

  尽管官员家庭信息和财产公示制度难以一蹴而就,但广州已开始用抽查申报事项的小步走,尝试约束“裸官”。

  广州市纪委新闻发言人梅河清20日宣布,当地已制定领导干部重大事项申报不当处理办法,对虚假申报、隐瞒申报的一律先停职再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广州市官员申报事项不仅包括个人收入、房产、汽车、投资等财产信息,还包括婚姻变化、配偶及子女就业等,并明确抽查核实比例为15%。

  据称,这项决定是为了落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2月25日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的报告精神,即“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和监督。认真执行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并开展抽查核实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官员重大事项申报的核心在于财产公示制度的建立,但目前来看,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举步维艰,这为治理“裸官”设下了障碍。

  “裸官”的特征,除了财产向国外境外转移以外,最主要的特征还在于官员的子女配偶已经在国外境外居住和工作,官员只身在境内为官。

  竹立家认为,应当根据“裸官”的这一特征,暂时搁置财产公示,退而求其次,选择较为容易的方案予以推进,即首先要求官员公开其家庭信息,包括婚姻状况、子女配偶上学就业的状况、子女配偶的居住情况等。他建议,中纪委和中组部应当适时颁布“官员家庭信息公开公示”的条例或规定。

  “其实,这已经有实际行动可循。”竹立家说。

  2012年年底,新华社连续刊发了习近平、张德江、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中央领导人的长篇特稿,详尽披露了他们的成长历程、执政经历以及家庭情况。新一届领导集体公开个人及家庭信息,在党和国家的历史上十分罕见。

  对此,竹立家的解读是,中央领导带头披露个人和家庭信息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进步的一个重大表现。这也发出了一个十分强烈的信号,自上而下,各级官员都应当学习中央领导的精神,公布公开家庭信息。

  竹立家认为,对官员重大事项申报统计的抽查,尤其确定小比例的抽查,不一定能起到良好效果,是一种不公平、不严谨的做法。这并不能防范官员虚假申报规定事项的侥幸心理,“不如严格规定官员家庭信息的申报和公开公示”。

  竹立家建议,原有官员财产申报的行政级别范围也应做适当调整,不要限于处级以上干部。“目前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60多万,还不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厅局级干部有5万多人,省部级干部大约有3000多人,按照现行官员重大事项申报的规定,这无疑是一个庞大的数据,真伪的甄别很难,也难免有水分。”而应当建立省市县三级主要领导,包括党政主要的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一把手家庭信息公开的制度,一些重要岗位的科级干部也应当纳入其中。

  而推行官员家庭信息公开,将大幅减少数据来源,更有针对性。竹立家说:“这也有利于主要领导干部更为密切地联系群众,让群众了解他们,也才能增强群众的信任感。”

  他还表示,为了顺利推进这一工作,公开公示的范围应当先从党政机关开始,暂时不必将国有企业纳入进来。

  另有接近中纪委的人士认为,中纪委和广东等地对官员重大事项申报结果的抽查,也是为了突出中央的反腐败决心,“挤掉统计结果中的水分”,便于进一步掌握“裸官”的数据材料和信息。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3年03月2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