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搜索:
江苏灌云干部财产公示内容被删除 否认因压力大
【该文章阅读量:1529次】

  日前,江苏灌云县纪委网站上一组信息引发广泛关注。在“灌云廉政网”的“本站公告”一栏中,出现了一则“干部任前财产收入情况公示”,上传时间为2013年1月18日。

  此前网上公布的资料显示,这则公告包含了灌云县33名即将上任科级干部的个人履历。在每个人的履历下方,还有一项“个人财产情况”选项。进入该界面后,可查看每位干部填写的《灌云县科级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及《灌云县科级干部财产收入情况申报表》。

  3月18日,当中国青年报记者再次点击该网站查看时,该项公示内容已被删除。随后,记者就此事联系了灌云县纪委办公室一施姓主任。

  据他介绍,此次公示开始于2013年1月18日。“到今天为止正好两个月。按照规定,科级干部公示期限是一周。因为是首次网上公示,加上中间过年休假,所以我们把期限设置得长一些,希望更有效果。公示是正常结束,并非因为网友关注压力太大而取消。”他说。

  他表示,目前当地纪委对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还在探索阶段。“希望条件更成熟些再向大家介绍详细情况。这项举措的初衷是廉政创新,想把工作做好。一件新事物出现,肯定要经过摸索和成长期,逐渐完善。目前各种声音都有,但质疑谈不上。”他说。

  他还表示,机会成熟时,当地可能进行下一批干部财产公示。“目前,这是灌云县自己的做法,并不是上级要求的试点。我们也是跟随中纪委提出的政策方向在尝试。”施姓主任说。

  另据一位当地媒体人介绍,目前较高的关注度让当地纪委感到压力较大。“一开始做这个事情,没想到影响会这么大。此前,江苏省淮安和徐州都尝试过。灌云县效仿了一些做法。”他说,“这次财产申报针对全县在职的科级干部,网上公示范围是即将上任的科级干部。”

  他认为,当地公众对此次公示大多持肯定态度。“也有网友说只是形式,但有形式总比没有好。县纪委计划下一步在当地重要部门的中层干部中进一步推广。难度是有的,毕竟这个举措不是上级试点,而是县里的尝试。如果能有上级部门的明确支持,做起来会更顺利。”他说。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了本轮干部财产公示的部分内容。

  该县中小企业局局长李长春的家庭财产情况一栏中写道:“自有住房一套,为馨福嘉缘小区三室两厅,面积118平方米;家庭收入为夫妻二人工资,每年合计6.5万元。”现任同兴镇镇长、党委副书记徐占兵公布的个人财务状况包括:“金陵御花园三室两厅,120平方米,家庭年收入8万元,按揭贷款3万元,没有私家车。”

  另据媒体统计,33名参与公示的新任科级干部中,7人有债务在身,基本为房贷和车贷;8人拥有两套房产,24人拥有1套房产,1人无房产;有私家车的10人;两到三人购买的是二手车;个人家庭年收入从5万元到13.2万元不等。

  3月18日,灌云县纪委宣教办张姓主任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财产公示是廉政创新的尝试。“我们在做一档双卡:档是指廉政档案;卡包括重大事项申报卡和干部财产收入申报卡。”

  据了解,此次公示源自2012年5月,灌云县纪委联合该县县委组织部、县监察局制定出台了《灌云县新任科级干部财产申报办法(试行)的通知》。《通知》内附了上述两份上报表格。

  在《灌云县科级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表》中,包含了本人婚姻变化情况,持有因私出国(境)证件的情况,因私出国(境)的情况;子女从业情况,包括在国(境)外上学、从业情况和职务情况;配偶、子女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情况等内容。

  《灌云县科级干部财产收入情况申报表》包含了针对干部本人、配偶及共同生活子女的住房、购买和建造营业房情况,购买私车情况(注明金额、购车时间),年度收入情况、房屋出租出售收入,经办创办企业产业服务等劳务所得,持有股票(包括股权激励)、证券、基金等交易收入及资金来源,继承、赠予、偶然所得等形式获得的财产,债权债务情况等九部分。

  全县650名科级干部填写表格后均报送纪委。新提拔任命科级干部的表格则在网上公示。如在规定时间内不愿或不实申报的,将建议取消其任职资格。县纪委在核实上报内容时,对新任科级干部的抽查比例将不少于30%。同时,向社会公开举报电话和邮箱。

  据县纪委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申报对象如被检举申报不实、收入来源不明、消费水平与其合法财产收入严重不符的,纪检监察机关将按照程序进行调查,涉嫌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查处。

  县纪委宣教办张姓主任表示,这两天自己注意到了网友的关注。“网友意见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对公示内容的真实性和细化程度有期待;二是对官员隐私问题的探讨,主要是公开‘度’的问题。对于申报内容的真实性,下一步会展开核实工作。”

  他坦言,此次公示确实有个别官员感到不习惯。“但总体是认可的。我觉得这么做对干部既是无形的压力更是保护。公务人员也有一入职家里就留有房产、车子的。上任前先公示,也方便日后对比、监督。”

  此前,几位被公示的干部曾向媒体表达过个人感受。

  即将被提拔为县城管局党委书记的贺强表示,看到财产情况被贴在了网上,才意识到这次县里是来真的了。新任侍庄乡乡长高杭举则觉得,财产公开以后,可以让公众自己去比较。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参与公示的干部表示“能够接受,但对个人隐私保护有担忧”。

  近年来,公众对官员财产公示的反腐效果充满期待。此前,新疆阿勒泰、湖南浏阳、浙江慈溪等地都曾有过尝试。

  对于该做法,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这是进步,但还应继续推广,从新任干部扩展到在职干部、高级别干部。”对此,灌云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焦家成表示:“如果效果好的话,以后将逐步推广到乡镇和机关单位的中层正职干部。”

  媒体评论员马九器认为,此次尝试可概括为“三长两短”。“首先是选择新任干部试验,可操作性强、阻力小,容易推行;第二是网络公示面向民众,比内部公示更进一步;第三是引入审核机制,组织力量对公示内容进行抽查,这是基层干部财产公示制度的重要增量。毕竟只有公开没有审核,很容易让财产申报异化为应付民众的花瓶。”他说。

  他认为,此次尝试的两点不足是:首先与财产公示对应的公众举报监督效果不显著,所以实验性、象征性多于实质效果;第二是公示内容不够全面,对配偶、子女的监督应加强。“官员财产公示更重要的是建立配套的追查审核、公众举报和问责机制,严查一批虚报假报官员,这样才能断绝官员的侥幸心理。”他说。

  针对从新任干部做起,他比较赞同。他认为,如果纠缠于一次性公示所有干部,可以想象内部阻力有多大。“最终会导致难以实施。制度需要一点点推进,可操作性、执行性很重要。有时,妥协也是一种政治智慧。”他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3年03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