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搜索:
学者谈财产公开阻力:官员因有灰色收入不愿公开
【该文章阅读量:1596次】

  对话嘉宾

  周孝正: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何兵: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官员财产公开阻力重重

  民间呼吁推动官员财产公开很多年了,地方政府也做了一些尝试,但事实证明,这种从下而上的推动效果不是很明显。阻力在哪里?

  何兵:阻力就是现在的官员不愿意公开财产。如果我们在80年代就实行财产公开,比现在实行财产公开阻力要小的多,因为80年代官员基本上也没有多少钱,无非是比老百姓多点存款,多个十平米、二十平米的房子。通过这几十年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一些官员的财产大幅度增加,这时候已经很难公开了,因为里面有合法收入,也有灰色收入。

  周孝正:为什么有阻力呢?中国的腐败,用十八大政治报告的话那叫做“性质非常恶劣,对党的伤害极大,令人触目惊心,威胁到了党的生命,甚至于亡党亡国”。反腐败,不能贼喊捉贼。习近平总书记讲打铁还需自身硬。你去打铁你就得比铁还硬。实际上就是说官员必须得比较清廉,才能去治理腐败,您自个儿还不硬就去打铁吗?问题就在这儿了。

  有一些地方政府进行试点,财产公开一定要试点吗?

  何兵:我觉得试点是可以的,但不能太长,因为等不及了。而且现在更关键的问题是执行力和决心。财产公开在体制里阻力特别大,民间呼声特别高,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对决的姿态。从全世界来看官员财产都是公开的。只不过我们有些制度确实还需要完善。

  周孝正:我倒认为财产公开其实用不着试点。自古以来有三句话“好事不背人,背人无好事”;“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叫门”,用现在的语言就是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那么,它为什么见不得阳光?见不得阳光的是丑闻。还是那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

  有的专家提议,若是财产公开从新官着手,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这样的话可能会比较容易推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周孝正:地球自转一圈为一天,围着太阳转一圈为一年,从来没停过,这就叫连续。地方换届跟中央的换届都错开了,你说哪一天哪一届?它本质上是不合逻辑的事。权力会转移,会新老接替,既往不咎的界限如何界定?所以,减少阻力的想法是好的,但这个做法不可行。

  何兵:财产不可能一步全部公开,从改革的策略来说它需要减少阻力,有人说从新官员开始,有人说从中央领导开始,我觉得都可以。这两个选择都比较合理。新官员想进步就需要公开财产。从中央开始的话,如孔子所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如果中央领导首先公开了,都无需要求,省里面跟着就公开了,然后市里面也会照做。这个效应确实是非常大的。

  官员财产公开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必然结果之一

  现在反腐是大家都关注的话题,很多人认为财产公开成了反腐最佳的一个手段,似乎只要财产公开了,腐败就会大幅减少,甚至根治,财产公开这样的制度能承担起反腐的这样一个重任吗?

  何兵:财产公开是反腐的工具之一,它需要配备其他的措施,我相信我们现在财产公开以后,肯定有人会转移财产。转移财产、隐匿财产等行为会承担什么样的行政责任、政治责任和刑事责任,相关法律法规需要健全,才能起到作用。

  周孝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就是必须得依法治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官员财产公示只是这样做的必然结果之一。

  我们现在提到反腐就一定会提到财产公开,那这是不是说明其他的这些措施都已经失效了?

  周孝正:不是,老百姓喜欢说财产公开更多是一种发泄。现在腐败的官员的级别越来越高,金额越来越大,而且是集团性腐败,俗称“串案”、“窝案”,令人难以置信。所以我感觉对于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吁更像激将:你敢公布财产吗?公布的那些巨额财产都是哪儿来的?

  实际上反腐败是四句话,第一让人不愿意腐败,第二不能腐败,第三不敢腐败,第四不必腐败,四句话是个体系。所以,我觉得反腐败是一个体系,不能仅靠官员财产公示。

  何兵:至少目前我们这些反腐措施起到的作用不如预期,这些年暴露出来这些腐败问题让公众很吃惊。

  财产公开涉及到个人财产的披露,有人说这侵犯了个人隐私权,您认为财产公开与个人隐私之间有冲突吗?

  何兵:没有冲突,财产公开是公众知情权相对应的一个概念,隐私权是对个人的隐私进行保护,但对官员来说,群众有一个知情权,如果想强调隐私可以不当官,要当官那就要公开。

  周孝正:个人的隐私一旦涉及到了公共的利益,就必须变成公开的新闻报道,变成透明的内容和历史真实记载的一部分。所以,官员没有财产隐私。没有隐私不是绝对的,但是一旦出任公职,就要让出来相当大的隐私。

  公民意识推动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普通民众对财产公开是有一种期待的,在推动的过程中,普通民众可以有哪些作为呢?

  何兵:普通民众从目前来说只有不断地呐喊和呼吁,因为暂时还没有其他的途径。

  周孝正:所谓的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们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中国古话是“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应该有公民的意识。什么叫公民?自由和负责任地来决定自己的行为,我们称之为公民。公民就要认真对待属于自己的权利与义务,让人们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

  中国的现状来讲财产公开的条件成熟了吗?

  周孝正:权力过分集中而又得不到有效制约是很严重的问题。为此,必须积极稳妥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改革改什么?解决权力过分集中,又得不到有效制约的问题。怎么办?把统治者,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其实说来就这么简单。

  至于说官员财产公示,在目前还很难实行。为什么?打铁必须得自身硬,自身还没硬呢,怎么打铁?所以现在得让它硬起来。

  何兵:很多发达国家财产公开很多年了,他们的很多做法都值得我们借鉴。

  (人民论坛记者王业根据新浪访谈整理)

来源:人民论坛      来源日期:2013年03月1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