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6日
搜索:
庐江官员财产公示:从小切口到深水区的坚持与困惑
记者刘星
【该文章阅读量:1575次】

  庐江县政府大门。在这里财产申报与公开已经悄然进行了近一年半的时间。本报记者 刘星摄

  核心提示

  党的十八大后,官员财产申报及公开制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2012年12月20日,广州市纪委宣布南沙试点官员财产申报及公开制度,第二天,合肥市纪委书记雍成瀚也宣布,合肥市有意在2013年全市推广干部财产公示制度,“合肥会努力争取,赶在广东之前”。

  此前,各地各级都有官员表示,如果制度实行,愿意公开自己的财产状况。

  1987年,官员财产申报及公开制度首次在国内提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已有近30个市、县进行过官员财产公开的试点,但是,20多年过去了,这一制度仍难言真正破局。

  安徽省庐江县在推进这一制度的试点中,既有成功的经验,又存在许多困惑,但只要是试点,就总会有体制内外的激荡和思考。

  到2013年2月,安徽省庐江县已安然度过了官员财产公开的一年半时间,先后有285个副科级干部和20个正科级干部的家底被“晒”了出来。

  虽然并未引发多少关注,庐江县却在低调中不间断地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工作——公开对象从拟任副科级干部,到拟任正、副科级干部;公开范围从网下到网上。而此前一些地区开展的官员财产公开试点,或者在一次尝试后无疾而终,或者始终羞羞答答不愿上网对外。

  当然,庐江县跟其他试点地区一样,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惑:社会对官员财产公开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在没有法律支持的前提下,县一级试点中,怎么去核实官员所申报财产的完整性和真实性?

  官员财产公开,从新提拔的副科级领导干部开始

  2011年,汪敏还是庐江县纪委党风廉政室的一名普通科员,虽然偶尔会在媒体上看到有关官员财产申报及公开的报道,但总觉得这件事离自己还很遥远。

  改变出现在当年6月召开的县党代会上,县委书记王民生在发言中提出,要“试行新提拔的副科级领导干部任前财产社会公开制度”。

  汪敏所在的党风廉政室连同组织部门的干部监督科一起成为具体的执行部门,在经过一个月的征求意见后,2011年7月,草案正式出台。

  “主要内容没什么纠结的,已经定好了就是拟任副科级领导干部。当时考虑到这样震动小一点、范围小一点,因为要试的话毕竟要稳字当头。”汪敏回忆。

  最后,定下来的申报内容包括房地产、车辆、投资企业、从商情况、证券、5万元以上的存款、债务、债券等8项内容。其中车辆要求具体到型号、排量,而房产则要求具体到小区。

  2011年8月6日,第一批17名拟任副科级干部的房产、车辆等情况被张贴了出来。没多久,汪敏开始接到记者打来的求证电话,“我们想到会有媒体来,但是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

  虽然有一定数量的媒体报道,但庐江并未引起过多关注。彼时,从2009年新疆阿勒泰地区和浙江慈溪市试水官员财产公开起,地方官员财产公开进入一个瓶颈期,庐江无论在公开对象上,还是公开范围,均无特别突破之处。

  汪敏也坦承,虽然网络上讨论的不少,但“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人议论这件事”。

  这个“小切口”被当地官员认为是庐江的官员财产公开能够走下去的关键。接受采访的多位当地官员表示,副科级干部资历浅,不会有特别复杂的资产,有的还负债,实行起来难度小。

  “你要是一开始全部都公布,说不好听的,有一些资历深、工作时间长的干部就是不公布,到时候被人举报了,你怎么办?”一位当地官员这样告诉记者。

  “拟任副科级干部,以前是科员,现在是组织要提拔他,所以更容易接受组织监督,你不愿意接受组织的考验,会影响你的任用。”汪敏说自己在参与起草文件时,也有困惑,因为“也没有什么法律说,一定要公开这些东西”。

  2011年11月,汪敏被提拔为科室主任,自己也把家底晒了出来。“我就一套房,君子坦荡荡,没啥压力。”

  从副科到正科,从网下到网上

  实际上,在全国各地的试点中,官员财产上网对外公开从来都是一个敏感话题。虽然最早试水的新疆阿勒泰地区就已经把公开内容晒到了网上,但紧随其后试点的浙江省慈溪市在政务栏公示才是大多数试点地区的选择。如今慈溪的试点已经持续了4年,但公开内容始终没有上网。

  而之前的江苏徐州贾汪区,虽然在网上晒了官员的房产,但也只是简单地标注了有几处房产。

  2011年8月,经历一波媒体报道后,在庐江本地论坛“魅力庐江”上,有网友质疑,庐江官员财产只在县政府公示栏公示,“我们普通老百姓有时间专门跑去看吗?就不能放到网上接受全县人民的监督?希望政府做得彻底点,放到网上让全国人民监督一下!”

  2012年9月,官员财产公开一周年后,庐江县真的将公开内容搬上了网。

  “人家想把你的信息搞上网太简单了。”庐江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陈军说,“你既然公开了,就不能把这些东西锁在抽屉里,文件夹里吧?那叫啥公开呢?”

  在陈军看来,假如不上网,反而会引发更多猜疑,别人会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庐江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胡邦开则回忆,庐江试点后,当时总有记者来采访,喜欢问他:“为什么老百姓都不知道?为什么不上网呢?”

  “后来我们就决定扩大公开渠道,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情。”胡邦开说。2012年9月,庐江开始将拟提拔干部的财产公开内容随同任职公开一同在组织部的先锋网和庐江政府网上公开。

  目前,财产的上网公示还有公示期,过了公示期就会被撤下。胡邦开解释说,这是因为“整个设计就是跟官员提拔相联系的,因此财产公示的时间也与官员任职公示的时间相同”。

  伴随着公示信息上网,庐江县财产公示的对象也扩大到了拟任正科级干部,申报事项则增加了子女留学、继承遗产等内容。

  在庐江县政府网上,还能看到当初第一批被公示的8名拟任科级干部的家庭财产情况,其中2人有两套住房,2人有私车。

  相比其他试点,庐江公示的级别开始提高,并迈出了上网这一步,但这也意味着当初的“小切口”正逐渐变大。

  “庐江房价这么高,公务员还有两套房?”

  2013年2月5日,公示了自己4处房产和一辆价值17万元的东风日产小汽车后,庐江县科技局新任副局长罗锐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问他怎么把家底都写上去了。

  “我说我什么情况你都知道,那我不写你怎么想?”罗锐是庐江县最新一批公示的12名拟提拔科级干部之一。在这12名干部中,4人各有两套房,1人有4套房,3人有私家车。

  作为这其中房产最多又有车的拟任科级干部,罗锐说自己压力不大:“我是上午接到通知要填这个表,马上就填了,我就是平常心看这个事。”

  “我有4套房,一套是我父亲在1998年给我买的,还有一套是我岳父2003年买的,才20多平方米,买了以后办房产证就写了我爱人的名字,我自己的住房是2002年买的,11万元,第4套是前年在合肥买的,主要靠公积金和按揭。”罗锐逐一解释自己的房产,“四套房一共花了40多万元,两套房的房产证在我爱人名下,现在还有20多万元贷款没还呢。”

  记者发现,每当跟当地官员聊起公示的房产,官员们都会不断强调“因房改房、福利分房、集资建房等等历史原因的存在,有个两三套完全说得通”。但“完全说得通”并不代表没有顾虑。

  胡邦开说:“舆论引导要是不好,很容易出问题,我有很多同学在合肥,他们工作十几年3套房很正常,当时还有政策,集资建房、房改房、福利分房,那这要是都公开,老百姓怎么看呢?”

  汪敏也认为,虽然能理解,但是公示出来“可能对普通老百姓是一个冲击”。也因此,当初在设计表格的时候,纪委就特地添加了“购置方式”一栏。

  “有很多人是按揭贷款买的房,还有集资建房之类。庐江县房产的价格,也就是从2008年后涨起来的,如果当时咬牙挺过来,那也就是这样了,你总要给人家一个说明的机会。”汪敏说。

  然而,记者还是听到了不同声音,庐江本地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公务员在“炫富”,有人就对记者表示:“现在庐江房价这么高,公务员还有两套房,这不就是在说公务员生活好吗?”

  真实性只能靠顶层设计

  2012年5月28日,庐江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荣友被合肥市纪委监察局立案审查。2012年年底,根据通报,此案牵扯违纪违法人员近50人。其中有人就曾因提拔公示过财产。

  在“魅力庐江”论坛中,有网友直言,当初“不也公示了吗,现在怎么样?”

  实际上,在中国的财产公开探索中,如何核实所申报财产的真实性一直是各地最大的软肋。庐江的设计与各地比并无突破:申报后一把手签字,靠群众监督。

  汪敏介绍说,公示表并没有列出所有申报项目,公开的项目之所以选择房产、车、经商情况等,是因为这些项目比较方便群众监督。

  目前,庐江县纪委尚未接到过举报电话或者邮件。“有的人做的事情本身就见不得光,群众也不一定能知道,”胡邦开说,“我们做这个更多的是强调自律,让官员能有自律的意识。”

  在和一些被公示的官员交流时,他们都认为县纪委会对真实性做抽查。但实际上,除非立案,否则纪委并没有核实相关信息的权力。

  汪敏说,庐江县城不大,基本的房产情况大家都知道,所以光明正大的财产一般不会不申报。但是申报有问题的,纪委确实没有什么手段可以去核实。

  “这个可能只有靠顶层设计来解决了。”汪敏说。

  (实习生卢义杰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3年02月2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