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6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示需要公共财政制度配套
陈宁远
【该文章阅读量:1407次】

  时逢各地“两会”,官员纷纷表示如果上级有要求通知财产公示,必将带头。尤其广东竟有广州、深圳和佛山三地市长连续如此表态,在微博上掀起一股转发热潮。赞赏的大把,但也有俏皮冷嘲的说法,把官员们对财产公示等待上级要求的姿态,称为“通知呀通知,你到底啥时到呢?”

  对于官员财产必须公示以取信于民,从法理上讲恐怕没有什么争论了。但怎么公示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一个官员公布了存款、薪水和房产等权益,就完成了官员的财产公示。从这次各地“两会”看,在中国官员财产公示好像达成了全社会的共识,但这种共识只是没有法律制度的共识,尤其是没有现代公共财政制度的意识。

  中国的官员不是一个个个体,而是活在一个庞大的财政体系里。可以说中国官员的财产公示要按照比较正式的制度进行的话,需要改变现行财政制度,尤其是涉及到官员待遇的财政制度,这不仅有工资,还有其他隐性待遇。比如说一个退休的部级干部,夏天去北戴河,冬天到三亚,都有相应待遇,有行车的标准,有酒店的标准,还有大量医疗资源的配置,这些算不算他们的收入?如果算,应该怎么做财产公示却是很难的。因为这些支出都是官员的待遇,但却不可能是官员名下的财产。

  还有各种官员在任期间按照规定可以有超大住宅用以办公,算是西方世界里所谓的官邸,但退休之后并未搬离(这种现象很多,最好的情况一般是官员夫妻双方去世后收回),这应该怎么计算也是比较难的。

  也就是说,中国官员的财产公示主要不是他名下的存款、房产和其他权益,而是他占用了多少公共财政的支出。如果这个不公布,只公布名下的存款等权益,那是毫无意义的。到头来,不仅官员的财产公示会像大量不痛不痒的会议上的假话和空话,也对改变中国的公共财政毫无作用。

  从这个角度说,所谓官员财产公示需要共识,更需要改变公共财政制度。这必须先做到预算透明,之后再涉及到官员财产公示的部分。先要细化到那些公共资金都是如何使用的,才能逐步过渡到官员的个人财产。否则作为组织的人,一生按级别享受公共支出,当市长时要有官邸,不当了还是这个级别,于是新市长只能再盖同样标准的官邸,这样的公共资金浪费,比看到官员平均收入超过农民工多少倍还要可怕。

  当然可怕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众多官员集体表态等待上级通知以便财产公示,对此大声叫好也罢,冷嘲热讽也罢,都忘记了所谓上级通知,即便算是中国特色制度体系的一支,却依然不能算法律制度,最多只是官员所属组织里的行政命令。行政命令是一个组织科层内部的管理制度和管理体系,它的有效性即使有高度的社会属性,却依然不是全社会共同遵守的法律制度。而现代公共财政制度下的官员财产公示,不是通知式的行政命令结果,而是一种透明的公共财政体制下的全社会的法律制度。可以说,官员财产公示绝非一纸命令可以完成的。

  现在讨论官员财产公示除了通知式的误区之外,还有一股急躁情绪——— 认为如此大事,议论了这么久,共识似乎都有了(连高级官员都有共识了)还做不到,官员们及其可以发布“通知”的上级要不就是效率低下有能力问题,要不就是大量官员有猫腻,是利益集团阻碍了这项改革。但这种情绪化比之等“通知”下达还要不得。要知道中国财政制度的改革一定是一场漫长的过程,形成共识的问题也需要瞻前顾后系统地解决,甚至也是可以等待的。要仅以今年某些官员公布存款就结束了,可能会一叶障目而不见中国公共财政的主要问题。

  因为中国财政的主要问题,可能还不是官员现在就主动公示财产,而是公共财政到底应该怎么花?由谁来监督怎么花?这个做不到,只是简单下“通知”叫官员亮家底,那就会和管理大吃大喝一样,不仅会有“四菜一汤”变“四桶一缸”的花样;还会在四桶一缸式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过瘾之后,重新回到一种全体的麻痹之中,大家都乐哈哈地忘记了上级可能年年都下通知说“四菜一汤”的。

  (作者系独立财经观察人士)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3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3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