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开为何要等“通知”?
【该文章阅读量:1450次】

  【背景】深圳市市长许勤日前表示,如果有通知,他愿意公布财产。此前,广州市长陈建华、佛山市长刘悦伦等一些地方官员,也先后表态支持并愿意主动公示财产。然而,诸多官员表示“愿意公开财产”都有一个共同前提,那就是要等上级提要求、发通知。

  自2009年新疆阿勒泰打响官员财产公开“第一枪”,全国29个地方先后试水,但大多搁浅或变样。即使最新宣布的广东韶关始兴县,公示范围也仅限于“内部网上”。

  对于官员财产公开也有不同意见,广东省人大代表叶鹏智就称,官员也是人,也有隐私;官员是公仆,不是老百姓的奴隶。他建议采取随机抽检的方式公开官员财产,比如可以采取定期“摇号”的办法。

  如何看待部分官员公开财产的个人意愿?官员财产公开是否有赖于共识达成?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学部马庆钰教授称,目前改革的关键不在于所谓共识,而在于中央解决这一问题的决心。重点在高层官员,而非底层官员。

  马庆钰指出,在中国大一统的社会环境下,改革能否继续推进的先决条件绝不是公众或官员能否达成某种共识,而应依赖中央反腐的决心和一套自上而下的制度设计。“这既需要中央政府明确的表态,也需要制度设计的智慧”。

  从目前进展来看,互联网上的舆论压力、部分官员财产的主动公示、学者的学术论证、地方试点的逐步展开确实营造了一个较为成熟的公民社会环境。“这为后期具体政策和制度出台的可能性和可操作性提供了一定的保证”,马庆钰认为这是值得肯定与鼓励的。

  但同时,他表示,中央政府需要有所作为,相关法律的出台是不可或缺的,“要用制度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依法治官”是根本,只有完善的法律、法规才可保证权力管理的规范化、常态化,摆脱目前的随机性和随意性。

  马庆钰指出,财产公开对象应包括所有公职人员,申报或公示范围不应与权位高低挂钩,差别对待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

  就地方试点“雷声大雨点小”的现状,他认为,“太敏感,涉面广”是主要原因。财产公示除涉及个人财产信息的披露外,还牵扯到官员个人行为的规范性、用权的合法性和本身的自律性。考虑到公职人员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这一动必然涉及很多人。财产披露对那些有出格行为的人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尤其是权位较高的人。高层没动机公开,问题积累越来越多,改革的意愿也慢慢没了。”另一方面,马庆钰教授坦承,由于中央尚未表露一锤子定音的决心,所以地方政府大多抱有侥幸心理,持等待和观望态度。

  谈及未来改革的重心问题上,马庆钰反复强调“有智慧的制度设计”。所谓的智慧,在他看来,有时可能表现为为了缓解一定的社会矛盾或是有助于推动改革向前的暂时性妥协。比如,为了鼓励官员在一定时间期限内如实申报,可以对其部分非合法财产的没收予以豁免;或是提供其一条输出财富的合法通道,如公益化处理。“公益化,一方面可安抚公众情绪,缓解因贫富差距引发的社会矛盾,另一方面也给公务人员留一条出路。要给他们喘气的机会,不是赶尽杀绝”。当然,有些妥协是不必的,例如官员财产只申报不公示。“缺乏公示的平台,没有来自媒体或公众的监督,最终只会使改革的效力降低。这是不可接受的。” ■

  (财新实习记者 蔡卡尔 采写)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2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