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搜索:
多城市试点官员财产公开 限定级别缺乏监督问责
【该文章阅读量:1338次】

  官员财产公开一直是舆论焦点。近期发生的“表哥”杨达才“手表门”和“房叔”蔡彬的“21套房”等事件,使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呼声再次高涨。

  从2009年初新疆阿勒泰宣布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到近日广东纪委宣布将选择两个县区试点官员财产申报公开,我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地方探索,已有4年之久。记者调查发现,最初推行官员财产公开试点的几个城市,既有始终稳步推进者,也有半途止步者;大量的试点始于2011年,仍在谨慎探索中。

  十八大后,试点官员财产公开的地方政府认为,高层释放出的反腐信号,将推进全国更大范围、更彻底的官员财产公示,这也是试点城市的期待。

  广东试点定时间表

  今年12月初,广东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先耀称,决定在广东选两个区县试点官员财产公开。省级单位开启财产公开试点,这在全国尚属首次,因此被赋予很多“高调”的含义。

  同以往一些地区进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试点相比,广东本次试点具有三个鲜明特征:一是试点不再是一区一市凭一己之力展开,而是由省委有计划地部署推进;二是从“申报”走向“公开”;三是明确试点完成后,2014年逐步推开。

  据了解,目前拟定为领导干部家庭财产公开试点的地区分别是珠海市横琴新区和韶关市始兴县。同时,广州市主动确定南沙新区作为市级试点。

  有报道称,广东已逐步建成了个人房产、银行、证券、出入境等信息系统,为财产公开制度的试行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此外,广州市纪委监察局根据广东省纪委的统一部署,着手整合公安、工商、国土房管、税务等部门信息资源,建设预防腐败信息系统。

  与以往20多个财产公示制度试点地区相比,广东的试点,被社会各界赋予更高期望,专家和民众均期盼,广东的试点可实现财产公开制度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回溯以往,高调“吃螃蟹”试点官员财产公开者,不在少数。

  2009年1月1日,新疆阿勒泰地区廉政网上,2008年12月新提任的55名副县级领导干部全部进行了个人财产申报公示。阿勒泰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试点城市,被誉为官员财产公示的破冰之举。

  2009年2月17日深夜,阿勒泰地区其余900多名官员的财产公开申报表也挂到了“阿勒泰廉政网”上。这个平日点击量不足百次的网站,当日点击量瞬间达到10万。当时的制度推行者、阿勒泰地区纪委书记吴伟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显示了极大的改革决心,并表示将逐步实现“有限公开最终过渡到无限公开,从区域试点到全国推行”。

  多数公开限定级别

  事实上,在阿勒泰试点之后、广东宣布试点财产公开制度之前,很多地方或出于改革的急迫感,或为顺应民心,尝试者层出不穷。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今,我国已有29个市、县涉及官员财产公开试点改革,有的已归于平息,有的仍在探索,有的还在谋划中。其中除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宁夏银川、湖南浏阳等少数几地外,多数试点始于2011年。

  29个市、县中,其中地级行政区有6个:新疆阿勒泰地区、重庆市黔江区、重庆市江北区、宁夏银川市、江苏淮安市、广州市南沙新区。县一级有23个:浙江慈溪市、象山县、桐庐县、磐安县,湖南浏阳市、湘乡市,安徽庐江县、青阳县,江西黎川县,宁夏青铜峡市,江苏宿迁泗阳县、泗洪县、宿豫区,江苏无锡北塘区,辽宁锦州古塔区,湖北荆门掇刀区,广东佛山顺德区,江苏徐州贾汪区、镇江丹徒区、南京江宁区,四川高县,广东珠海横琴、韶关始兴县。

  从新一轮试点情况看,试点城市大有遍地开花之势,但大区域则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尤其是江苏、浙江和广东。

  在后来试点的市、县中,记者近日选择了江苏徐州贾汪区和江苏淮安进行探访。

  徐州贾汪区的官员财产公示始于今年1月,作为“勤廉评价系统”的一部分,全区600多名科级干部要在网上如实公布个人财产,接受群众监督。因公示方法为网上公示,网友无论在何地均可查看,贾汪区的财产公示曾让人眼前一亮。打开贾汪区勤廉评价系统网站,选择“绩效评价”,再选择具体的部门,点开被公示人的姓名,就可看到干部的工作情况和财产情况。

  贾汪区纪委常委、区监察局副局长刘尊华分管勤廉评价系统工作。在他的勤廉评价系统“绩效评价”板块里,“廉洁自律”一栏中写道:“本人共有住房2套,一套1998年的房改房,坐落在贾汪中学后面,另一套公积金贷款,购买的御景华庭商品房;收入为工资每月5000多元;配偶在区内小学任教,儿子在南京读大学。”

  专家表示,相较于内网公开、政务公开栏的公示,贾汪区的公示方法确实“够大胆”,干部如果瞒报,更容易被举报致

  东窗事发,瞒报的风险大,有助于提高财产公开的真实性。

  然而,由于官员财产公开只涉及科级干部,一名被“晒”的干部抱怨称:“我公示财产无所谓,问题是更大的官员为什么不公示?”在贾汪区推行勤廉评价系统之初,也有媒体提出质疑,区长和区委书记在“晒财产”中缺位。

  江苏淮安市的官员财产公示,从今年8月1日起开始试点。淮安从新提拔的干部做起,级别上升到正处级。但公示的方法方面,淮安却没有徐州贾汪区“彻底”,并没有在外网公示。

  或是官员财产公示涉及的领导级别太低,或是公开方式不够彻底,

  地方的试点总带有些许“遗憾”。

  记者梳理近年来的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发现地方勇于试点改革获得不少赞许,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但多数试点地方只对拟提拔干部的家庭财产在内部进行公示,科级干部成为主要的公示对象。浙江慈溪市、江苏淮安市等地的改革试点,涉及县处级干部,不过公示平台多选择在单位内部或者局域网公示,公众无法看到。

  公示财产主要靠官员自觉,缺乏监督和问责体系,则是大多数试点地方面临的问题。

  部分试点止步或转向低调

  无论早期的高调启动者,还是后期的跃跃欲试者,近几年兴起的官员财产公示探索浪潮,却在实践中走向了不同的分岔路。

  记者采访了解到,阿勒泰、浏阳的做法至少已经转向,湘乡市的实践暂无下文。浙江慈溪市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则一直在稳步推进,除参与的对象范围扩大外,公示内容在增加,对不实填报的惩戒方式也

  有所加强。不过囿于种种原因,慈溪公示方法仍是单位政务公开栏。

  公开报道称,新疆阿勒泰地区在财产公示制度开启一年多后,随着吴伟平病逝不了了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干部透露,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推动后,吴受到来自各方的很大压力。而从吴伟平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的微妙变化,也可感受到其压力重重。

  记者近日打开阿勒泰地区廉政网用于公示官员财产的网站,已经无法打开。

  今年9月,现任阿勒泰地区纪委书记杨振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再按照原来制度做了。现在,我们按照自治区统一要求来进行官员财产申报。只有申报,没有公示。”

  曾被外界称为官员财产公开“最彻底”的湖南浏阳模式,似也再无动作。多家媒体报道称,如今浏阳已将财产申报移交组织部,而纪检和监察部门只负责查处申报不实。

  上周五,本报记者拨打湖南浏阳市纪委电话,询问2009年起浏阳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延续推行情况,工作人员称领导均已外出学习,而他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玩味。即使目前仍在推进的试点者,大多数地方都刻意转向低调。很多地方纪委面对媒体采访三缄其口,也有纪委表示“少说多做”,或以“以后成熟些再联系媒体”作回应。

  广东已宣布珠海市横琴新区和韶关市始兴县试点财产公开,但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即将试点的两个区县纪委,暂时还不会接受媒体采访。

  属于先行者的浙江慈溪,在2009年试点时相关报道铺天盖地,然而2010年之后,改革几乎在“静悄悄”中进行。

  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从2009年12月起试点官员财产公示,包括区委书记、区长在内的479名党政部门领导干部的家庭财产全部在网上公开,但直至如今,掇刀的这场试验鲜有报道,不为更多的外界所知。

  今年8月开始试点官员财产公示的江苏徐州贾汪区,在经历一轮媒体的轰炸式报道后,变得更加谨慎和低调。上周,记者到贾汪区纪委试图采访“勤廉评价系统”的主推者贾汪区纪委常委刘尊华,但他先以开会为由拒绝采访,后称“在外地学习”,始终未接受记者采访。

  贾汪区纪委书记吴强则表示,勤廉评价体系在探索完善中,“暂时不想做这方面的宣传”,希望以后探索成熟些再联系。贾汪区外宣办的工作人员称,贾汪区在试点之后一直在努力推进,但舆论的关注超出了想象,虽然媒体的报道多是肯定,即使有批评也是在肯定的基础上批评,但纪委“还是希望多做少说,先做好分内的工作”。

  慈溪坚持4年893人晒财产

  浙江慈溪市,尽管同样低调试点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但相对稳定延续并有所更新。

  2009年2月,慈溪市规划局科级干部余晓(化名)第一次公示了家庭的全部财产。和余晓一样,当年700多名副科级以上市管干部填写了廉情公示表,并在单位政务公开栏张贴公示。

  上周,慈溪市纪委常委杨智峰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慈溪官员廉情公示表每年1月填报并公示一次,其中有一块内容涉及财产申报公示。至今年初,已有893名干部进行财产申报并公开,2013年初将要公开的干部人数,正在统计。

  杨智峰介绍,2010年,慈溪将“晒家底”的对象从一开始的市委管理的现职副局(科)级以上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负责人,扩展到全体市管干部和国企负责人。同年,将干部因公因私出国情况也纳入公示范围,2011年把投资理财情况纳入公示内容,他说,“逐步满足群众对干部的财产知情权”。

  在监督和惩戒方面,2009年首次申报财产公示后,慈溪市纪委次年对公示情况进行检查,对填报不完整的,市纪委下发了81份廉情通知单,要求补填完整;对填报情况有异常的,比如夫妻均为公职干部填写不一致的,或财产超出一定范围的,市纪委要求20人提交了书面说明,解释情况。

  杨智峰说,2010年起,纪委对新提升的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填报的财产情况,都进行一一核查。当年新提拔的40名干部,还在本单位进行了填报情况的真实性民主测评,如显示不真实,纪委会更严格核查。当年有拟提拔干部写得不详细的,经核查后纪委书记找13人做了纪委廉政谈话,谈话情况均纳入干部档案。

  余晓告诉记者,这几年慈溪的财产公示制度确实在完善,很多干部新买了房子和车子,都会如实填上,“纪委的民主测评和廉政谈话,让干部心理有压力,一般不敢隐瞒”。

  2011年,慈溪市纪委核查了88名新提拔干部填报的财产情况,还与房屋登记管理部门、车管部门联动,可查干部名下的房屋和车辆情况。杨智峰表示,未来还将与工商管理部门、银行、出入境管理部门联动,便于核查官员财产情况。

  干部填报后公示,纪委核查部分干部财产,纪委领导廉政谈话提醒,慈溪市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在一步步地探索完善。杨智峰说,对于拟任干部,如发现财产申报有问题,改正态度不端正,可以延长试用期,“这几年试点情况看,财产公开的真实性还是可以的,不排除个别干部有瞒报情况,但干部自身要背负较大压力,所以公示监督也是一种潜在教育,可以降低腐败风险”。

  对于试点的成效,杨智峰认为干部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已有所改变,“群众知道官员住在哪儿,有多少财产,不再像以前那么神秘”。

  有民调机构进行群众满意度测试,慈溪市民的反腐倡廉信心指数在提升,这正是慈溪试点官员财产公开的成效佐证。

  不过,尽管公示内容和对象都有拓展,但公开公示的方法仍然受到质疑。一名长期关注慈溪官员财产公开的媒体人表示,机关的政务公开栏开放范围有限,所以群众监督的力度依然有限。

  杨智峰表示,扩大监督面将是未来探索的方向,但何时做到网上公示,还需要时间,“具体多长时间,目前还不好说”。

  大范围推广“需上面发话”

  一方面是试点正在增加,官员财产公示似已为大势所趋。另一方面,试点的同时又多刻意低调,左顾右盼,谨小慎微。其中微妙的原因并不难解。

  一名主推官员财产公示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纪委官员称,在当前环境下,很多地方政府都意识到官员财产公示是未来的必然趋势,所以陆陆续续试点,但何时实现更彻底的公开,何时在更大范围内推广,“需要上面发话,只要自上而下改革,很快就全都起来了,所谓技术或者阻力,都不是大问题”。

  推行一项改革,尤其与既得利益者关系密切,阻力和障碍当然也会有。

  浙江慈溪市纪委常委杨智峰说,从目前高层的表态来看,反腐被提到新高度,官员财产网上公示将是未来的方向。就当地的试点而言,他称,推行官员财产的彻底公示,也要考虑社会接受度的问题,他承认目前收入差距较大,会顾虑官员财产网上彻底公示后,引起社会反弹,带来不稳定。

  杨智峰也表示,如果从上到下都推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有了大环境,也可以马上着手做网上公示。先做内网公开,再向外网公示。但目前来看,推广网上公示还需时间。”他还称,广东现在试点的大环境更好。

  经历过被“晒”财产的干部领导,多也赞同继续推行此项改革,并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推开。

  慈溪市规划局一名干部连续4年公示了财产,在这4年间,她曾新购了一套住房,她说,“新买了房,我都已经习惯性地在填表时候加上,不填就变成了瞒报。”这名干部介绍,去年有干部先提拔后买房,在上任后财产信息未更新,被纪委廉政谈话提醒。

  对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名干部表示支持。她认为,作为领导干部,肯定要牺牲一部分隐私权,才能让百姓信任。对于网上公示财产,她认为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担心住址、存款等信息泄露太多会存在安全隐患,“不过如果上面有要求,就会按规定去做,只是希望全国上下都推行,这样对大家更公平”。

  她同时认为,只有全国推开财产公示制度,并将住房、汽车、银行等信息在全国范围内联网,才能更有效地推动改革,否则慈溪的干部到外地买了房,可能根本无法查到。

  蓝海(化名)是慈溪市一名新提拔的副科级干部,属于80后,对于网上的新闻很敏感。对于官员财产公示,他称,长远来看,官员的各方面将来都要在阳光下运行,国外官员连吃住行超标都要写出说明,中国未来也应如此。

  蓝海认为,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改革,为了避免突如其来带来的社会震动,可以考虑一步步试点,尤其先从新提拔干部开始公示,操作起来阻力小一些。他认为,年轻干部为了进步,对官员财产公示更容易接受。大范围彻底的改革,效果当然更好,不过需要高层下决心。

  日前,正当中央高调反腐之时,广东提出试点官员财产公开。有评论认为,广东此次试点官员财产公示有着天时地利的社会环境,期盼改革更彻底。

  评论称,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传达出的反腐决心与意志,正在引领新的一轮反腐浪潮;在中纪委组织召开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座谈会上,专家学者们热议官员财产公开,更集中反映了民众呼声;而“表哥”“房叔”“房婶”“房爷”的不断出现,也在倒逼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付诸实践。

  民众期待、舆论环境、试点经验都已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推行,在很多试点的地方政府看来,已是“只欠东风”。

  >>进程

  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但未能实际进入立法程序。

  199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

  2000年中央决定在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中首先实行家庭财产报告制度。

  2009年1月全国首例财产公开试点在新疆阿勒泰实行。阿勒泰地区廉政网对2008年12月新提任的55名副县级官员全部进行了个人财产申报公示。

  2009年1月浙江慈溪出台规定,除公布官员收入等内容外,官员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拥有的私家车等大宗财产,子女就学等情况都要详细公布。要在单位公示3天。

  2009年6月四川高县试水,共有400名科级官员陆续参与申报接受监督,申报之后并未公布。

  2009年9月浏阳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出台,拟提职的75名官员在浏阳党风廉政网上公布他们的年收入、房产、投资、车辆等所有财产,公示为期3天。

  2010年1月宁夏银川市新提拔的处级领导干部进行财产申报,只在内部公开,不通过大众媒体公示。

  2012年8月1日起江苏淮安出台办法对市、县两级拟提拔乡(科)级以上干部全部实行财产申报公示,但内容暂不对公众公开,只在内网公示。

  2012年12月广东省决定在珠海市横琴新区、韶关市始兴县,对领导干部家庭财产公开制度进行试点。(孙雪梅)

来源:京华时报      来源日期:2012年12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