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采集官员财产信息其实不难
杨于泽
【该文章阅读量:1199次】

  广州市纪委近日在定期发布会上透露,他们正在建设预防腐败信息系统,整合公安、工商、国土房管、税务等部门信息资源,利用数据的智能对比和筛查功能,发现反腐线索。原来分散的官员财产信息与线索,即将被采集起来,为反腐败所用。

  建设这个预防腐败信息系统的背景,是公众屡屡通过房管部门的房屋产权管理系统检索个别官员的房产信息,并在微博上公开。一个典型例子是广州市城管局番禺分局原政委蔡彬被爆出有房产20多套,被封“房叔”。近日又有微博爆料,称广州城建退休领导李芸卿坐拥24套房产,富逾“房叔”,封之为“房婶”。经媒体调查,“房婶”及其家人拥有房产实为18套,也够多的了。

  当民间人士能够将前官员的房产公之于众,它告诉我们,采集公务人员的财产状况并加以监督,其实不难。民间人士,手中并未掌握公权力,却把官方一直称难的公务人员房产信息摸清了。他们没有动用任何刑侦司法手段,只是以市民身份登录相关政府网站,真相即告大白于天下。采集官员财产信息岂止是不难,其实是挺容易的事。

  当然,会有人拿曝料人的动机说事,怀疑曝光前官员房产信息的背后有什么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有这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人才会琢磨特定官员的弱点与软肋,刻意收集人家的财产信息,以达到报复或损人的目的。但所谓预防腐败,不就是要有揭人短处、阴暗处的动机,拉下脸来说破官员们不合法、不道德的行为吗?这样做双方都会觉得尴尬,但怕尴尬,就别提什么反腐败了。

  这里有认识问题,但更重要的是一个态度问题。要不要反腐败,早就不再是一个问题。表完决心待见行动的时候,有人出来说,现在社会信用制度尚未建立,收集官员财产情况不易。但老百姓收集的“表哥”手表拥有量、“房叔”房产数,从手表品牌、款式、市值到房产总面积,有图有真相,而且基本上为后来的官方调查所证实。老百姓赤膊上阵就行,有关部门拥有收集信息的权力与一应技术手段,反而办不成事,这很让人质疑。

  说反腐败难、收集官员财产信息难,也的确难。一是官员众多,二是各类财产信息分布在房管、银行、工商、税务、商务消费场所等很多地方,要把它们收集无遗且准确无误,的确不那么容易。但所谓难,主要是想象的难,不是真难。如果你喜欢坐而论道,事情千头万绪没人开头,万事容易也变难。但“表哥”、“房叔”与“房婶”的事例证明,只要人们有心去做,再难的事也可以找到解决方案。

  世界上最早的官员财产公开始于瑞典,240多年前,瑞典公民已获得查阅所有官员财产和纳税状况的权利。现在网络普及,举凡公民房产、纳税、储蓄甚至消费信息都为网络采集与贮存,这是中国采集官员财产信息的后发信息化优势。反腐所要做的,无非对特定信息进行采集与分析,这可能需要编写专用软件。对于程序员来说,这实在是小事一桩。

  广州市建设预防腐败信息系统,在利用信息技术采集公务人员财产方面开了一个好头。整合国土房管、税务等部门信息资源,可以掌握公务人员房产、办公司、入股、纳税等方面的信息,每类信息都显示官员的“合法性”,进行比对后还可发现相关线索。这些工作其他地方、更高层面也可以做,关键是态度,态度决定一切。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11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