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搜索:
如何杜绝礼金栏全填“零”
佟彤
【该文章阅读量:1374次】

  同行鉴定同行,怎么保证同行间的不互相帮忙,甚至互相包庇?换在官员之中,这个担忧依然成立,怎么避免在财产公开制度的执行中的“官官相护”?则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

  “十八大”上,官员财产公开问题再次被提起。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等代表,在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纷纷表示,如果中央决定,会按照中央的安排,如实填写相关的情况,公开自己的财产。

  到今天,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已经被多次提出,从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就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但至今没有出炉。1995年,中央下发《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2010年又进行了修订,将房产、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也列入了报告内容。

  随着这些政策的预备出台,多地曾推行过官员财产申报公示或在网络上公开“晾晒”官员家庭财产,但是,这项制度的执行,往往在热闹一阵之后有头无尾,无疾而终,没能达到真正的公开,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缺少具体的规定和法律的支撑。

  人们首先担心的是,这种公开是否是真的公开,还是为了应付民众?被公开的财产是不是事实,有没有被核实?怎么避免这样的公开中存在虚报和瞒报问题?比如购买“经济适用房”,领取“最低生活保证金”的过程中,虚报和瞒报都屡见不鲜,那还是处于社会下层、不掌握话语权的最普通民众,现在换成了拥有权力的官员,这种公开的可信性又由谁保证?这可能也是民众没有一味要求财产公开的原因。据悉,在最先试行财产公开的新疆阿勒泰,在公开官员财产信息后,上千名官员在接受礼金栏都填写“零”。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民众生疑,没人相信所有的官员都能廉洁至此?!这样的公开势必失去了公开的意义,甚至可以成为官员给自己贴金的一场“秀”。

  在我国的医疗事故的处理过程中,不管最后的判决结果如何,作为病人一方,始终觉得自己是吃亏的,觉得判决不公。原因就是参与处理的人员中,肯定有一部分是医务工作者,非此不能对医学内容做专业裁定,但这也就成为了人们不相信医疗事故处理的重要原因。同行鉴定同行,怎么保证同行间的不互相帮忙,甚至互相包庇?换在官员之中,这个担忧依然成立,怎么避免在财产公开制度的执行中的“官官相护”?则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而“官官相护”的能量显然要大于医生间的通融。

  作为反腐倡廉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必行性毋庸置疑,关键在操作层面的可行性和可信性。首先就要涉及制度设计者和执行者的利益,因为他们也是官员,也在被公开范围中,既然如此,靠个人的力量来推动这个从上而下制度的实行是不可能的,需要各个层面的统一行动,甚至是个和经济社会密切相关的制度建设,复杂而庞大,但一旦建立,不仅真的可以从制度上保证了反腐倡廉的持续性发展,也是中国社会真正走向法规化的开端。

来源:北京晨报      来源日期:2012年11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1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