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6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开,一道绕不过的“坎”
【该文章阅读量:1215次】

   深知如何“抓眼球”的媒体,为正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顺德区构建小政府大社会综合改革规划纲要(2012—2015年)》起了一个吸引人的标题:新晋副科以上干部先“晒”财产。

  这份《纲要》的主要内容有:明年起,凡拟新提拔为副科级以上干部,一律须先接受审计调查,并向公众公开家庭财产等信息。2014年起新招公务员一律实行聘任制,在区和每个镇街试行一定比例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专职化,实行聘用制和任期制、事业单位取消行政级别推行全员聘用制……也就是说,它绝非新官要“晒”财产这般简单,其用意在于推动政府机构的改革。

  而在民众看来,再深入的改革,基本点都是“改”官,吏治清明,改革方能成功。这恐怕也是顺德的改革纲要中,“官员财产公开”最受关注的原因——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上,这条短新闻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被转发2000多次,评论800多条,足见其关注度。

  顺德此次官员“晒”财产的一个亮点是,不是内部申报,而是向全社会公开。显然,此前一些地方的“内部公示”,并不能满足公众的要求。因而,有网友评论说:这一次不是阿勒泰,是经济发达的珠三角,“新科”官员公示财产。谁都知道“表哥”症结在于官员财产不透明,谁都知道财产公示讳莫如深,在于主官缺乏魄力和官场不洁。

  官员财产公开,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却一直难有实质性的突破。尽管中国社科院去年发布的《法治蓝皮书》曾指出,高达70%的被调查公职人员认为应当公开其财产状况,但公开的对象及范围,却一直存有分歧。而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等地的试点,也没能成为“推而广之”的典范。向社会公开财产,对官员们而言,是一道很难跨越的障碍。

  这道“坎”,却必须跨过去。如果说以前,公开仅仅是一种口头诉求的话,现在,互联网已经让民意付诸行动,越来越多的网络曝光和搜索,让那些“来历不明”的财产,侵蚀着监督部门的公信力。在“周久耕”、“表哥”等事件的推动下,官员财产公开亟待破题,如若对此视而不见,便难逃舆论的步步紧逼。

  因为忌惮网友的“有罪推定”和“人肉”,有人总结出官员在公开场合的行为规范:不戴名表,不抽名烟,不穿名牌。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其他活动,不被“查找”。况且,合法收入之下的正常消费,何必要遮遮掩掩、躲躲闪闪?

  某种意义上,网络时代,官员们已无多少隐私和秘密可言。没有必要因少数人的贪腐,而让官员群体被妖魔化,经受不必要的“骚扰”和“纠缠”。

   财产不公开,保护的不是官员的形象和隐私,而是贪腐者的为所欲为。政府有什么理由被个别贪官绑架,为其卑劣行径埋单?

  谈及顺德的改革时,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改革有困难,不改革会更困难。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当水的温度不高,大家谁也不愿尝试,谁也不愿意做这样惊险的一跃。等到清醒过来,已经没有出路。这话,一样适用于官员的财产公开。与其被民意倒逼着“被动”行事,不如从制度上彻底突破,掌握改革的主动权。

  当然,让官员财产公开一步到位,确实困难。顺德的方案也是一种尝试,以新提拨的科级干部为突破口,尽可能减小改革的阻力。紧接而至的是,公开之后,如何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对于不实信息,如何惩处?顺德的“一小步”,很可能决定未来改革的“一大步”,希望官员财产公开这一民众寄予厚望的制度,能在这次试点中,有所突破。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1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