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微笑局长”竟如此公开工资收入
辛木
【该文章阅读量:1235次】

   湖北三峡大学在校生刘艳峰向陕西省财政厅寄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在延安特大车祸现场“微笑”的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2011年度工资。此前,杨达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说:“我工作,我老婆工作,我儿子工作,我(儿)媳妇工作,我这一年光工资收入就十七八万,我家没啥负担,我父母也都去世了,我儿子也喜欢表,实际我和他有时戴表也通用,我父子两个一会儿他戴戴这个(一会儿戴戴那个表),他前几天就想要(万宝龙),他说他要去戴一段时间。”(《郑州晚报》9月4日报道)

   国内官员的财产公开一直阻力重重,有些地方的试点也明显流于形式,每每无疾而终。这次杨达才被曝光的11块名表自然而然地吊起了公共舆论的胃口,杨达才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公众的强烈质疑,他破天荒地公开工资收入了,但他的公开方式也未免太“别具一格”了,谁也想不到,他的工资收入竟然还包括儿子、儿媳的工资收入。有网友调侃说,他老婆的娘家以及他儿媳的娘家的工资收入是不是也统统都算到杨达才的名下?

   众所周知,现代社会的家庭组合形式在全世界几乎是一致的,即,儿子结婚后就要分门立户单独组成家庭过日子,连户口本都要另外办理。当然也有儿子结婚后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情况,但倘若儿子和儿媳的工资收入都统统交给父亲,并且任由这父亲永无休止地购买名表,这恐怕只能算天方夜谭吧。

   退一步讲,即使儿子和儿媳在孝心的驱使下都心甘情愿地将全部工资收入上交给杨达才,供其肆意高消费。但作为一个四口之家,一年收入十七八万,在西安也只能算作是小康之家,而这样的家庭即使不采购大宗财产(譬如房产和汽车),单是每年的日常支出消费也下不来10万元(毕竟这相当于两个家庭),而杨达才11块名表的价值加起来无论如何也有几十万。即使以杨达才的家庭经济实力去购买价值几十万的11块名表,这无论如何都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杨达才特地强调儿子也喜欢名表,并且以父子二人“戴表也通用,我父子两个一会儿他戴戴这个(一会儿戴戴那个表)”来暗示购买这么多名表的动力。但如此温馨和谐的天伦之乐不但不让人感动,反而让人感到很可笑:父子二人都喜欢名表,然后倾其所有购来名表后轮流交换着戴,而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和儿媳妇都坚决支持毫不反对。这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

   杨达才应该明白,公众希望首先公开的是他个人的“合法收入”,而不是整个家庭——不,应该说是两个家庭的全部收入。如果杨达才愿意公布子女的工资收入,公众当然更欢迎,但前提是先把自己合法收入真正公布出来。

来源:沈阳万晚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