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示不妨从名表局长公开始
王垚烽
【该文章阅读量:1532次】

  “10多年来,我确实买过5块手表”话音刚落,第六、七、八……直至十一块表的陆续浮出水面,使得杨达才的个人诚信彻底破产。这种情况下,单纯依靠陕西省纪委的内部调查,已不足以打消紧盯此事的公众的“习惯性质疑”,“安监局长”的高位更是给调查的公正性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此,及时公开“十一表哥”的工资收入确实很有必要,既有助于体制内外监督者的互动,又降低了自查自纠带来的“官官相护”的可能性。顺着这一思路,笔者进一步建议,除了公开杨达才2011年度工资,更因全面公示其个人财产情况。如此,方才能够完整解释杨达才何以具备如此豪阔买表能力的“背后玄机”。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灯光是最有效的警察”,这个道理尽管谁都知道,但“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目前在中国却依然处在公众热切追捧而官员深为忌讳的对峙状况,因而迟迟难以推出,甚至连原湖南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都感叹:“公示官员财产会引起社会混乱。”这时候,一味以个人强力全面推行,要么像徐州市贾汪区那样存在显而易见的瞒报现象,“七成科级干部只有一套房产”,甚至遭遇“凭什么书记区长不公示财产”的质疑;要么像先期试点的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湖南浏阳等地那样,由于阻力巨大或推动者调离、病逝而最终陷于停滞、不了了之、甚至“零投诉零异议”。

  这些经验、教训再次印证了那句话:“改革进入深水区,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事实上,相比“全面公示”所可能引发的群体性反弹,对杨达才等受到舆论广泛关注的“重点对象”的收入财产情况进行个案公开,其可行性无疑要大得多,不仅体制内的阻力较小,而且容易得到公众及媒体的关注与支持。至于“试点”官员本人,因其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或者自身的确“屁股不干净”,亦不敢公然反对。

  更重要的是,个案公开累积到一定程度,随着公众辨别公开内容真假虚实“眼力”的提高,以及“官员收入一旦引发质疑必须全面公开”舆论氛围的造浓,势必发生制度性质变。可以说,个案公开为今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全面实施起到了积极的“预热作用”。换言之,推进官员财产公示不妨从重大个案公开始,而杨达才的“戴表门”无疑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典型”。这样的“机会”若放弃,难免让人怀疑有关部门的反腐决心。

来源:华声在线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