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搜索:
当“名表控”局长遭遇“监督控”大学生
张培元
【该文章阅读量:1546次】

  9月1日,湖北三峡大学在校生刘艳峰向陕西省财政厅寄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微笑局长”杨达才2011年度工资。因在“8·26”延安特大车祸现场“开口笑”,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备受关注,其在不同场合佩戴的多块名表也受到关注。目前,陕西省纪委已开始对杨达才的“名表门”展开调查。(《新京报》9月3日)

  舆论的关注和拷问令某些官员感觉到了疼痛,随着车祸现场“微笑门”的持续发酵,杨达才在不同场合所戴名表被渐次扒出,数量从5块增加到11块,单价由1万元到20万元,品牌由“浪琴名匠”到表壳表带均为纯金的“劳力士”,这岂止杨达才“本人的合法收入购买”难以自圆其说,就连上级纪委的调查也被推至风口浪尖。

  晒名表之后,更应晒财产,因为只要“微笑局长”的合法收入与其拥有的众多奢侈品之间,能够产生正常逻辑关系,其个人清白自然得到证明。否则,必然存在腐败猫儿腻。遗憾的是,在前期舆论强烈质疑、后续的陕西省纪委调查中,始终没有哪个部门要求杨达才先亮出工资单。

  就反腐监督的具体效果而言,看似完备的制度体系、貌似细密的组织程序,此次又落在一个爱较真的年轻学生后面(不管其动机是否“真诚”),因为只要公开杨达才的工资收入,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如果没有杨达才的工资收入作参照,上级调查组怎能判断其十余块名表是否合乎“收入支出逻辑”呢?当然,最好是将其所有的收入及家族财产都予以公开,只有晒出一张完整、准确的财产图,监督才会有的放矢,调查才会坐标明确,“微笑局长”的十余块名表才能找到初始方位。

  针对官员中的“名表控”、“名烟控”、“奢侈品控”,社会上就需要有无数个锲而不舍、苦逼真相的“监督控”、“真相控”。根据既往反腐实践,社会监督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前置条件,就是全面、准确地公开官员的合法财产和收入来源。且看那些落马贪官,在解释其钱财珠宝来源时,多可笑的理由都能说出来,什么亲戚赠予、父母遗产,什么打麻将赢的、炒股票买彩票挣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