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6日
搜索:
从“财产申报”到“财产公开”的鸿沟有多深?
赖斌
【该文章阅读量:1108次】

中国官员的财产公开问题一直悬而未决。确实要承认,现阶段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工作的确至少存在统计、折算和监控三大困难。但这仅仅是财产申报的困难。

且不要急于将财产申报和公开紧密地联系起来,要想到从财产申报到财产公开还有深深的鸿沟。很简单的一点是,财产申报,报给谁听呢?多数情况下,就是下级向上级领导作汇报。但财产公开,则是向全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的监督,民众的审读。从财产申报到财产公开,仅仅寄希望于顶层设计或基层设计,都不现实。唯有两者同心协力,扭成一条绳子,才能捆绑住官员贪婪的手脚。财产申报从新上任的官员开始,从中央政府的官员开始,会有相对小的阻力,也可以有示范性效应。但即使是这种高层的以身作则,也未必可以有效地跨越和传递公正廉洁。

财产都还没申报,谈何财产公开呢?财产申报至少需要十年,那么财产公开更加不知道需要多少年。中国民众有愚公移山的韧劲,不怕等不起,就怕改革没干劲。政治制度要不断厘清批评和监督官员的尺度,则官员的财产申报会变得主动和淡定,官员的财产公开会变得日常化,而不是一次次的突击检查。

财产申报,不仅要报给上级领导,更需要报给税务机关,多少逃税漏税没有追究,变成历史欠账,不了了之。而且,即使我们幸运地跨越了从财产申报到财产公开的深深鸿沟,也不见得能根本性解决腐败问题。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官员明明是公仆,公仆要为人民服务,怎么是一个谋利寻租的美差?无论是香港地区的,还是法国的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实践,都不足以照搬到内地,他们在财产申报和公开的实践之外,还配备强有力的独立的第三方监督机构在认真履行职责,犹如政府身边紧随的闪光灯。我们现阶段经常忽视的是,香港或者法国如何跨越从财产申报到财产公开的深深鸿沟。其中涉及到的制度设计之巧妙,公民意识之觉醒,新闻传媒之发达等诸多有利条件,是需要深思熟虑、虚心借鉴的。

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反腐败道路。财产申报和公开仅仅是这条道路的路基,路上还需有车有人,有人开车,有车驶过,否则这一条路只是纸上谈兵。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2年05月2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