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开: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200次】

最新一期的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刊发文章,谈官员财产申报话题,文章分析称现阶段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工作,主要存在统计、折算和监控三大困难。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乐观估计”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但是如果政府具备足够强大的反腐决心,贯彻这项制度也许指日可待”。

官员财产的申报与公开,于公共讨论而言,似已进入话题疲惫期。这些年来,有执着于此的代表委员连续多年提交议案提案,也不断收悉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从“条件尚不成熟”、“全面推行尚存一定困难”到“正在积极开展工作”,再到“适时向全国人大提出立法建议”、“已着手起草建议稿”。官员财产应当公开、也必须公开,其对廉政中国意义之重大无以复加,应然层面的阐释“话已经说尽”,屡屡用描绘性语言指着的政策大方向也已足够清晰,但实际操作角度的观察和推进却总是步履维艰。

国家机关公职人员,公开个财产有多难?《学习时报》这篇文章所给出的分析角度中,列举了金融实名制、税制不完善、私有财产保护不足以及各级领导执行不力等多种原因,并展开论述了统计、折算和监控三大困难。事实上,上述说法的切入角度,此前各种场合、不少论者也多有提及,也曾引发不少争论。而一直以来,公众的疑惑实际在于,对于财产公开的推进,是否存在“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使其阻滞的情况。

以所谓的“折算困难”析之,公职人员收受的古董字画、金银细软,折算和估价是否真的是必经程序,非走不可?首先需要明晰的是,事涉贪腐的官员,其财产状况如何,已进入刑事犯罪的侦查追究范畴,实已超越官员财产公开的含义。更何况,诚心启动的官员财产公开,折算绝非可以端得上桌面的困难,即便是无法即时估算折价,最便捷的操作便是详细开列出名目,收受礼品的名称、数量等详细信息,亦不失为恰当而坦诚的态度。以港澳台现行的官员财产公开实践来看,有价证券、房产等信息,诚恳公示之后自有媒体和专业人士现身解读,况公众对这些具体信息也自有评断。以“折算难”等说法为财产公开长期停滞开脱,实难有真正的说服力。

不难发现,此次《学习时报》署名文章谈论官员财产公开,在互联网被广泛传播的,主要是其中一句话,“(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从乐观角度估计来看,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但是如果政府具备足够强大的反腐决心,贯彻这项制度也许指日可待”。以中共中央党校之权威,给出一个确定的时间表,引人关注,但“至少还需要10年”的说法同样令人感到沮丧。原本让“已着手起草建议稿”、“一步一步做起来”等官方表态燃起的些许公共期待,被这个十年的“乐观估计”消解殆尽。幸好其后所附加的一句“但是如果”,让人重拾希望,也恰是这句“但是如果”,直接点出了中国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的病灶所在:只要有足够的反腐决心,官员财产公开便指日可待。

据2011年中国社科院《法治蓝皮书》的调研数据,70%的公职人员认为官员财产应当公开,并赞成扩大财产范围至私车、股票等收入,而对此持赞成态度的厅司局级官员比例甚至高达91.3%。原本可能被视为最大阻力存在的现职官员,对官员财产公开有如此高的认可度,或可换算成为“政府强大反腐决心”的最重要助力。以往的财产公开试点多从基层着手,且屡屡遭遇顿挫,而包括港澳台多地的实践则将财产公开的起步,无一例外地从较高级别官员开始。既然问卷调查数据显示“级别越高对官员财产公开的认同越高”,不妨尝试改变过往试验思路——— 蓦然回首,或可有焕然一新的气象。

主政者真正具备足够强大的反腐决心,于官员财产公开而言,一定是促使其质变突破的关键砝码,“指日可待”或许过于乐观,但或可免除再一个“十年苦等”,却是确定无疑。十年,公众对于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的呼吁与期待,已远不止过去了一个十年,而今既貌似只剩下些许技术和制度难题阻碍该项制度推进,也实不该让对此仍抱有善良期待的国民再空有期待。官员财产公开本非廉政事务的终点,包括媒体的跟进监督,公众“雪亮眼睛”无所不在,官员的任免、升迁与问责,都须以财产公开作为关键起点。权力监督的万千要义,系于官员财产公开一身,念兹在兹,“十年”实在太久,惟愿只争朝夕。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2年05月1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