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搜索:
“零投诉”的财产公示是场伪改革
曹林
【该文章阅读量:1851次】

对财产申报这样一个纸老虎、一种形式,官员当然不会有异议,而是举双手赞成。改革要革既得利益者的命,要其让渡不正当的利益,必然会有异议。零异议,恰恰表明这种改革已经陷入僵死状态,没有触动既得利益。

自2009年以来,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湖南浏阳、宁夏银川和青铜峡等地,陆续开展了包括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在内的领导干部个人事项公开试点。虽然各试点地区的具体操作有较大差异,公开方法也不尽相同,但时至今日却走向了同一个结果——零投诉、零异议、零举报。阿勒泰因发起人去世停止试点,湖南浏阳方面则谢绝了采访(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这样的结果,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没有结果的结果。一个个“零”,传递的不是关于改革的好消息,而是坏消息,表明关于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的改革,再一次陷入渐而不进的停滞和失败状态,成为了伪改革。

对这一改革,真的是零异议吗?不是,外界的批评声铺天盖地,纷纷指责这一改革作了过大的妥协,简直是形同虚设,纯粹是一种形式。可这些异议,都被官方以“我们在探索”、“请不要苛求改革者”、“中国特色”、“妥协是为了减小阻力”之类的借口化解了。正因为这种改革作了过大的妥协,对官员纯粹只是一种形式,根本没有触动官员的既得利益,没有击中腐败的软肋,所以赢得了官员的支持。结果确实是“零异议”,改革为了减少阻力,敲掉了制度的尖牙,片面去迎合官员的利益,不断地让步,结果使这一制度失去了牙齿,完全沦为形式。

对财产申报这样一个纸老虎、一种形式,官员当然不会有异议,而是举双手赞成。改革要革既得利益者的命,要其让渡不正当的利益,必然会有异议。零异议,恰恰表明这种改革已经陷入僵死状态,没有触动既得利益。

零举报和零投诉,表明的恰恰也是这种状态,因为申报和公示纯粹只是一种形式,公众无法监督官员的财产,监管部门也缺乏证实或证伪官员所申报财产真实性的手段,只能听由其申报。没有人会把自己见不得阳光的财产公示出来,而制度又无力监管,结果只有一个:官员说财产是多少就是多少,没有举报和投诉。不是公众不想举报,而是无力监督。

这篇报道传递了一个基本的信息,官员财产公示制的改革,基本上又死了。改革又一次陷入了“一到官员就改不下去”的状态。

想起一种很尖锐的说法,叫做“改革到官为止”。前几天舆论在讨论改革的时候,我在人民网看到一个网友的抱怨,追问为什么“改革到官为止”:为什么改革一改到官员,就改不下去了,就寸步难行。国企改革,工人很容易就下岗了,说没了饭碗就没了饭碗;可国企改革想朝深层次改的时候——改革国企领导的薪酬、约束国企领导的公款消费,就改不下去了。福利改革——住房市场化、供暖市场化、医疗市场化,步子走得非常快,平民的改革阵痛,说忍就忍过去了——可要改官员的福利,公车福利、吃喝福利、旅游福利的时候,渐而不进,走一步退大半步。比如公车改革,改了快20年了,一再搁浅。

有人会说,改革不是在真空中进行,需要考虑到中国的现实,为了减少阻力,不得不进行一些妥协,不得不作一些无奈的利益赎买,避免改革寸步难行。可是,“零投诉零异议”的改革,与不改革有什么区别呢?不仅没有取得改革效果,还通过一番折腾、一番装腔作势营造了一种改革幻觉。在改革上,我并没有洁癖,并不认为不可以妥协,为了能在既有约束下推进改革,可以作出一些必要的让步,不能对改革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但是,这种妥协不能是没有原则和底线的。非原则性的问题上,可以妥协,可以选择赎买的方式,但事关原则,就不能随意让步。

改革不可能没有阻力,改革触及既得利益,必然有阻力。有阻力才证明改对了方向,但不能寄望于通过无原则的妥协消除阻力。工人下岗时,宣传让工人承受改革阵痛,可我们的官员为什么不能也承受一下这种阵痛,却非要如此保护和纵容他们?

广东省长朱小丹在今年两会上说得很好,他认为“最关键的改革是政府自身的改革”:革命革到自己头上,对政府是考验;当前改革最大的阻力是既得利益格局,我们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是口头上说改革还是实际上去促改革,这是一次很大的考验。官员财产申报制改革,就是这样一种改革,考验着既得利益者改革的决心与诚意。自己改自己,会出现奇迹吗?(作者系《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来源:南方农村报      来源日期:2012年04月1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