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韩德云七年死磕官员财产申报公开
民众还有呼声 代表就无权放弃
崔丽
【该文章阅读量:1516次】

    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一露面,寻访而来的记者就络绎不绝。记者们来找这个满脸络腮胡须的代表,往往只求证一个问题:今年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的建议,还提吗。常常不等记者发问,韩德云哈哈一笑:“接着提!”

    这是韩德云当选两届、十年人大代表,连续七年七次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议案、建议。

    作为一位有着十年履职经历的代表,韩德云说起给自己的履职表现打多少分,他以律师特有的严密思维答:满分十分,打个七八分吧,还算可以。

    由于连续多年提交这份建议,成为每次人代会上的热点,韩德云也为此成为两会上公众期待值颇高的代表。在这个过程当中,韩德云感觉到自己作为人大代表的角色意识发生了微妙变化。

    韩德云是以律师身份当选人大代表的。刚开始,这位交往广泛、业务精湛的律师,自认不愁提不出建议和议案。刚当代表时,他提交的议案、建议,关注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

    2006年,韩德云第一次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立法议案,立即吸引了媒体的关注,他没想到,此举一发不可收拾。

    此后,年年开会,韩德云提交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的消息都会形成新闻热点。在媒体大量报道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产生了,媒体报道韩德云的议案、建议后,再去追问中央纪委、全国人大等相关部门对议案、建议的办理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一种互动的效果产生了。

    令韩德云颇感欣慰的是,一年又一年,来自相关部门的回复在悄然发生变化。2006年第一次提交该议案,全国人大内司委给韩德云的书面答复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论证和调研”。之后,还是条件不具备。而去年,中央纪委的回复令韩德云眼前一亮,中纪委在回复中,首次表态将尽快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立法进程。

    韩德云认为这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表明中纪委的态度越来越积极,研究和准备已经很充分,不排除在做起草准备。“可见,中纪委对此也有强烈的推动意愿。”

    韩德云认为这并非一己之力,而是民意推动的结果。十年履职,他的一个突出感觉是,“作为人大代表确实有很多特殊要求,最重要的是如何做民意代表,怎么把民意收集、判断、归纳,做一种民声的传递。”

    对官员财产公开申报公开持续发声,这种民意代表的感觉,韩德云是慢慢找到的。不断地把民声传递上去,又把有关部门的回复传递给民众,了解这一制度推进的过程、进度,当前面临的问题等。

    “这种感觉很好!这使代表成为民意与政府之间双向的沟通和桥梁。”韩德云说。

    “但代表不是单向的,说出某一方的话就完了,还必须把对方意见回馈,把这种相互间的想法反复沟通交流,以期获得认识的共识、利益的博弈与平衡,这是公民社会、 民主发展进步的社会所需要的代表角色。”

    常有人问他,你官员财产申报公开议案一写写了七年,有用吗?推得动吗?也有人用狐疑的眼光审视他,是否在做代表“秀”。

    韩德云说,“作为法律领域专业人士,我个人可能认为这个制度的推行比较慢,短期内不会有效果,老去提有什么意义,个人角度而言我或许会放弃,但这个社会没有放弃,老百姓没有放弃,作为民意传递的代表就无权放弃,这是人大代表被法律赋予的使命和职责。”

    “反腐败百姓呼声强烈,社会关注度高,需要有人代言、传递,我可能不是第一个传递这个声音的,也不是最后一个,恰好这个时代需要你代言,这与我本人作为代表要去发什么言、做什么事,已不完全相关。”

    西服革履、嗓音宏亮,性格中有着重庆人的麻辣与爽直,韩德云是一个受媒体追棒的代表,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他总是尽可能满足与配合,认真地把一拨拨记者采访预约的时间记在手机上。“为了让记者完成任务嘛”,熟悉他的人知道,这句打趣的话背后,是韩德云希望通过媒体不断普及、传播对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认识与了解。“达成共识的社会基础越厚实、认可度越高,越有利于推动这个立法的进行。”

    在社会公众热度颇高的期待中,韩德云一直保有足够的理性和清醒。他说,目前,公众对官员财产公开尚存有许多误解,因为了解得不够清楚,会对这一制度会抱有过高的期盼,反而使这一制度推出达不到预期目标。

    “当前公众的最大误解是,把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看成是官员财产审查制度,其区别在于,一旦申报了财产,就是审查官员现有每一笔财产是合法还是不合法的,这就导致制度推出的阻力会很大。”

    官员的财产难道不应该是合法的、清清白白的吗?面对这样的疑问,韩德云总是不厌其烦地解释道:“按理说,官员财产应该是合法的,但不排除伴随着几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官员会有一些灰色收入以及制度性补偿收入。”

    他举例说,按以前的政策,公务员得到福利分房和集资建房,在房地产市场化中,获得房价价差福利,但工资收入反映不出来,导致官员的实际财产收入比较高,一旦公开后,公众能否接受,这种合法性审查使官员面临很大压力。

    “对于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更多应着眼于把它作为预防腐败的利器。”韩德云笑言,晒到阳光下的官员财产有了公众监督的眼睛,贪官再想肆无忌惮伸手,就没那么大胆了,这是事前监督、预防腐败的制度保障。

    官员财产申报公开是否有时间表?韩德云笑着表示不做预测,“我有足够的耐心,哪怕等十年、二十年!”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03月0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