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开无关技术而是决心
王殊
【该文章阅读量:1451次】

核心提示: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表示,财产公开需要一个过程,但不是技术问题,立法更不是难点,而是决心问题。解决利益失衡这个改革突出矛盾,,肯定要承担巨大的压力和阻力。

先推进收入分配改革

新京报:这两天,很多代表和委员都在讨论改革,有人认为改革停滞,有人认为改革回流,对此,你怎么看?

迟福林:确切地说,改革是到了一个困难阶段。现在最关键的是,对当前改革的突出矛盾作出判断,我认为突出矛盾就是利益关系失衡,垄断行业和一般行业的利益关系,城市和农村的利益关系,以及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地区利益等等。

新京报: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了70次“改革”,如果做个排序,应该先推进哪些改革?

迟福林:首先应该是收入分配体制改革,这是百姓最关注的,影响社会公平。然后是财税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战略调整,拿出一部分国有资本投资公益事业,做公益性国有企业;然后是社会组织改革,让各类社会组织代表所在群体,表达利益诉求;最后是行政体制改革,这是关键点和突破口。

财产公开要从官员做起

新京报: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对于整体改革会起到哪些作用?

迟福林:世行报告的数据,可以参考,美国5%的家庭,掌握了60%社会总体个人财富;中国1%的家庭,掌握了41.4%社会总体个人财富。这表明,收入差距在拉大,蛋糕怎么分,已经影响到蛋糕能不能继续做大。

怎么解决?财产公开是基本制度也是基础制度。很多国家的经验证明,越公开、收入透明度越高的地方,越稳定。而财产公开,势必涉及财税体制改革,按财产征税;同时涉及政府改革,因为财产公开不是局部问题而是全局问题,所以要先从官员做起,这样腐败也不再是问题。

新京报:早在五六年前,就有代表建议“官员财产公示”。但目前,也只是走到了官员财产申报这一步?

迟福林:财产公开需要一个过程,但不是技术问题,立法更不是难点,而是决心问题。解决利益失衡这个改革突出矛盾,也就是说巨大利益关系的调整,肯定要承担巨大的压力和阻力。因此,改革的顶层设计非常重要,需要建立一个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地区利益等各种利益关系之外的改革协调机构,比如改革之初的体改委,国务院总理亲自任体改委主任,这样改革才能冲破压力和阻力。

行政体制改革是突破口

新京报:从上世纪90年代的大部制改革算起,行政体制改革也推进了十几年。很多问题一旦涉及行政体制改革,难免陷入僵局。

迟福林:行政体制改革关联经济体制改革、社会管理改革,是整体改革的突破口。大部制改革形式上有进步,但没有达到改革的目的行政三分制,决策、执行、监督职能分离。比如铁道部,既是一个政府组成部门,又是经营部门,同时还要对铁路安全监管负责。不过,深圳等地已经开始行政三分制试点,虽然起步艰难,但还是看到了希望。

新京报:还需要多少时间能渡过目前的改革困难阶段?

迟福林:只有十几年时间,改革必须在这十几年之内,有所突破,形成公平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运行体系。否则,社会矛盾会更加突出,同时还要面对外部挤压。但回顾改革30年,从计划经济体制一路走过来,我们这些亲历整个过程的人,深知其中的艰难,所以,对于未来有信心。

首先要明确国企到底是干什么的,国企应该从一般竞争领域当中退出,主要集中于关系到国家经济命脉的行业,国有企业的投资应该有明确的界定。但现实是,很多地王都是国有企业干的,与民争利。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2年03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