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人大代表7次提官员财产公开 称注定是漫长过程
张洪波
【该文章阅读量:1347次】

韩德云在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郭静摄

  重庆律师韩德云似乎与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位留着一副大胡子的全国人大代表,今年将第七次向全国人大递交有关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的书面建议或议案。

  官员财产申报公开连续提了六年,每年两会后,他都会收到有关部门的答复。

  “这事,每年都有进步”

  3月3日中午,在重庆代表团驻地见到韩德云时,他正在接受采访,房间内有七八位媒体记者。

  面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他耐心回答,淡定地接受一拨又一拨记者的轮番“轰炸”。

  韩德云不拒绝采访是出了名的。“人大代表是民意的代表,通过媒体的传播把民意传达出去,这也是代表履职的一部分。”他说,何况对于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立法推动,更需要公众的关注和参与。

  今年再度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立法的建议或议案,韩德云表示,他依然是顺应民意而为。“提了这么多年,如果公众不再感兴趣,我就不提了,但是我发现,公众的兴趣有增无减,我就必须继续提下去。”

  连续提了六年,每年两会后,他都会收到有关部门的答复。

  “第一次提交该议案时,当时的答复是条件尚不成熟;2007年的答复是‘存在困难’;到了2008年,监察部的负责人亲自打电话给我,说正在积极开展工作;而去年中纪委的答复则是历年来最肯定、最清晰的。”他说,中纪委表示正进一步深入调研,将结合实际对制度设计进行研究论证,“由此看,对制度立法的准备已经比较充分了。”

  “这事,每年都有进步。”他笑着说。

  现在申报不是问题,关键是公开,只有公开才有监督,只有监督才能从根本上防治腐败现象。

  “官员都没当面反对”

  韩德云对官员财产申报公开话题的关注始于对公务员法的了解。“我是一个律师,关注了解各种法律属于我的职业范围。”他说,2005年公务员法通过,但他很快发现公务员法有一个漏洞,里面对于公务员有财产申报和公开的义务,“只字未提”。

  公务员法是一项从国外引进的制度,国外的公务员法中都有财产申报公开这一条。“我们的公务员法存在缺憾。”韩德云说,可能当时出台该法时,如果把财产申报列入其中,阻力很大,甚至会影响该法出台,所以立法机关可能先让它通过,以后再补充。

  坚持提官员财产申报公开的议案,韩德云说,他在生活中并没遇到反对者,“包括一些常交往的官员,至少当面都没反对过。”

  这种监督体系的建立注定过程漫长。从上世纪80年代有关国家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开的提议开始,距今已有20多年,进展甚微。

  “主要阻力来自体制内。”他说,现在申报不是问题,关键是公开,只有公开才有监督,只有监督才能从根本上防治腐败现象。

  因为我有耐心持续关注,有耐心接受采访。

  “这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

  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立法的实施,韩德云说,他的心理预期是10年,甚至20年。

  “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韩德云再次强调,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空的、原则性的东西,先提出一个理念和制度设想;第二个阶段是具体的落实,一步步完善。

  他举了韩国的例子。“韩国上个世纪60年代酝酿,到上世纪80年代才启用,中间差了二十来年。”

  “不少人问我,你提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被采纳,不失望吗?我说不失望,我是律师,知道一个制度的建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与一般人比,我有足够的冷静和耐心。”

  韩德云不是第一个提该议案的人大代表,然而却成了最著名的一位。他笑言:“因为我有耐心,有耐心持续关注,有耐心接受采访。”

  “我提出这个议案后,新疆阿勒泰开始进行试点工作。”韩德云说。但他认为这并不是靠地方来推动的,任何一个地方推动都很难,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必须是自上而下地进行。“我的预判是对的,现在很多试点都停下来了。”

  “知道我为什么不厌其烦地说吗?”韩德云自问自答,“因为我想铺垫更多的群众基础、舆论基础。达成共识的社会基础越厚实、认可度越高,越有利于推动这个立法的进行。”(记者郭静 张洪波)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来源日期:2012年03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