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搜索:
对“裸官”彻底说不 让国民重拾信心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871次】

  日前,广东省委十届十一次全会讨论并原则通过《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加强领导班子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其中有关“裸官”不能担任党政正职和重要敏感岗位领导职务的规定,引来舆论热议。

  作为颇具特色的中国词汇,“裸官”被用来指代那些配偶与子女迁居国(境)外,只把自己留在国内的国家公职人员。近些年被查出的诸多贪腐大案,可谓“裸官”频现,最亲近的人携带资财先期离境,独独留“公仆”于国内,无论是观望,还是试图再捞最后一把,用“裸体做官”来形容这一群体,实是恰如其分。

  坊间常见人们对某些演员国籍的讨论,但需要明晰的一个基本点则是,国籍选择的自由在国家公职人员这里必定要受到限制,这是最起码的政治伦理要求。国家公职人员作为与政权最紧密相关的群体,其代表国家执掌权柄,行使国家公务,就官员的公职属性而言,客观上要求这一群体对其所服务的国家具备起码的忠诚度与信心,举家移民的公职人员,既然在内心深处选择了用脚投票,便已然将自己对国家的忠诚、对国家发展与前途的预期尽数消解。公职人员及其亲眷用行动表明态度,国民便自然有权收回对此类“裸官”的赋权与信任。

  即便只是从政府权力的社会服务功能出发,国民亦有权要求“公仆”对所从事的职业心无旁骛。公职人员对国家有信心,便是在给予国民一份最基本的安稳感。以上述标准考问“裸官”,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便是,全家移民的公职人员,其所显露的那种对所服务国家的内心不认同,足以令人寒心———卿既已心生去意,还能靠什么赢得国民的信任,将国家权力放心交托?

  回到制度层面,2010年4月,中共中央审议并通过《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和《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加强对官员个人事项的监督与监控。由是观之,广东省此时出台规定限制“裸官”使用,试图向“裸官”开刀的可贵尝试应被肯定,当然,个中细节仍不乏可商榷之处。

  从适格主体角度看,“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这一界定,延续了中央有关规定中对“裸官”的有关表述,在详细界定时,采取情况列举的方式对“均”字穷尽可能,却忽略了对“半裸”现象的覆盖与规制。而“半裸”所可能存在的潜在危险,实际并无二致。而对于“原则上不得担任党政正职和重要敏感岗位的领导职务”这一媒体报道中的引述,则存在规定欠明确的问题,人们需要知道,“重要敏感岗位”指代具体哪些职位,而且还有出事频率并不亚于党政正职的那些实权派副职岗位,亦亟需纳入相关规定所能震慑的范围之内。

  对权力的监督与管束,可以有侧重,却绝不能存疏漏。正职还是副职,重要敏感与否,都应当成为被一体监督的对象,予以严管严控。对权力的警惕,不因职位的变化而有轻重缓急的区别对待,而且这种警惕应当制度化且可以被预期。围绕“裸官”所应当采取的政策应对,也不能局限于“市县领导班子”中的“党政正职和重要敏感岗位领导职务”,安顿家室于境外,于忠诚度而言其已然丧失服务国民、执掌公权的资格,于能力角度观之,则必须立案深究其不菲财力的来路与去向。对“裸官”及其行为的丝毫宽贷,都将有损国家在国民心中的形象,没有任何退路,容不得哪怕一丁点暧昧。

  按照现有规定中对“裸官”的预防与备案思路,除广东出台的“不得担任党政正职与重要敏感职务”的防范性评价和对待外,依旧处于个人主动“申报”、“报告”等内部掌握的层面,无以调动更充分更有效的社会监督。恰如千呼万唤的官员财产公开一样,官员财产接受全民监督,绝不是内部向上申报就可以实现的,必须是面向全社会的彻底公开。而对官员配偶与子女移居国外等情况的监管,亦无法离开透明化而奢谈实现。国家公职人员的亲属身在何处,从事怎样的工作,拥有哪些资财,不能总是“地球人都知道”了,独独“组织上”后知后觉,甚至是纪委的人也私下议论纷纷,但就是作为最应当第一时间发挥效能的监察机构,却偏偏失明。

  公职人员包括财产、亲属情况等在内的所谓个人事务,不能止步于“申报”,必须走向真正的公开。而官员配偶与子女移居国外,更是应当成为查处贪腐的重要线索,因为这已然不是能否再当党政正职的问题,更不像有些讨论所言,仅仅是可能“影响工作”。它触及的,可能是国民对国家及其工作人员的信心评价。对“裸官”彻底说不,应当成为现代政治道德的最起码底线。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2年01月0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