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搜索:
官员财产公开全靠小偷光顾?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838次】

  摘要:时下,官员出名的路径明显增多,结发成仇,伊人反目,甚至哪怕一部手机、一块移动硬盘的不慎丢失,对于官员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一击。近段时间,成为坊间热议话题的,则是一位被一桩劫案牵出来的“倒霉”官员。

  时下,官员出名的路径明显增多,结发成仇,伊人反目,甚至哪怕一部手机、一块移动硬盘的不慎丢失,对于官员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一击。近段时间,成为坊间热议话题的,则是一位被一桩劫案牵出来的“倒霉”官员。

  2011年11月12日,时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的白培中,家遇劫案,家人报案称被盗300万元财物,10小时嫌犯落网,起获赃物数量令人咋舌,一说其被盗物品价值5000万元,有接近太原警方的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白培中家实际失窃金额超过1000万。

  如此光怪陆离的事件,径自发生,能够理解人们听闻之后的兴奋,“被窝里起义”与“小偷义举”已然被民间奉为屡试不爽的反腐利器。但更为诡异的,则可能是案件发生后的一些细节。11月12日案发,10小时后嫌犯落网,破案神速所应当带来的,本是“300万失窃财物”这一说法的不攻自破,继而相关办案线索尽速移交,顺藤牵出重大贪腐案件。照此逻辑顺序推演,“小偷反腐”的说法与期待才不至于落空。

  然而,就是在嫌犯落网之后的这些时间,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人及其思维,开始悄然发生作用。案发10小时旋即侦破,却在10日后才通过匿名信的方式被媒体获悉,而身陷贪腐丑闻的白培中,更是在媒体报道之后,依然在工作岗位上坚持了一个多月时间,其被免职距家中被盗已过去近两个月。

  不禁要问,在这些诡异的时间差里,甚至到目前为止,山西警方缘何对本案依然讳莫如深?涉嫌重大腐败的官员为何会迟迟得不到应有的调查与处理?是否可以说,恰是当地有关部门对本案的暧昧态度,成为官场人士一度坚持认为“他不会有事”的最主要依据?

  按照有关媒体的报道,如果不是这桩凭空杀出来的天价劫案,白培中在仕途上将极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山西省副省长的不二人选。而其所可能要接任的,则是另一位在媒体笔下措辞暧昧的副省长:潞安集团原董事长任润厚,在担任山西省副省长5个月后便从公开场合消失。一说此人被查出患有重疾,“无法说话,已到国外就医”,另有说法称,该官员在潞安集团任上的属下被查处,“涉案金额极其巨大”,对该名副省长“造成很大的压力”。一个现任副省长,一个拟任副省长,两相比照,何其悲催的一段官场掌故。

  拜一些完全不可控的偶然事件所赐,个别官员的巨额家财被公众周知,或可算最彻底、也最另类的官员财产公开模式。近些年来,被屡屡以条件不成熟挡住脚步的官员财产公开,在“申报”与“公开”的文字游戏中费心拖沓,面对非制度化的“反腐奇兵”,实在到了必须抬头正视的时候。官员财产公开,岂能全靠小偷光顾?既然是必须要做的努力,与其被动坐等各色意想不到的路数,真不如开列时间表、给出路线图。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2年01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