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搜索:
“小偷反腐”拷问现行机制
李六合
【该文章阅读量:1072次】

在山西忻州,当小偷进入贪官家后,可谓大开眼界,看到这里有巨额现金、白金项链、高档手表等等,当然小偷是统统拿走。看到这名贪官没有报案,小偷的“贪欲”也大为膨胀,并扬言要把贪官家被盗的事情张扬出去,以此威胁勒索贪官。事情的结局是,小偷被抓被判刑,贪官郭某被立案调查。(11月16日人民网)

看了这个报道,笔者认为,“小偷反腐”事件都在拷问现行机制。

近几年来,“小偷反腐”事件接连发生。云南省盈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排正忠,宝鸡市原公安局局长范太民,贵州省长顺县原政协副主席胡方瑜,湖北省荆州市民政局原副局长易先华,秦皇岛市原财政局长姬向午,徐州市体委原主任王铜山……这些贪官都是一个个栽在了小偷手里。“小偷反腐”事件,虽然只能偶然揭露出一部分官员腐败的行为。但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这说明当今腐败现象还十分严重,情况还不容乐观的同时,也拷问着现行的反腐的机制并不灵敏有效,现行的监督特别是预防体系还发挥不了作用,也说明现行的监管体系的滞后。机制的尴尬给小偷敲诈以可乘之机。

其一,“小偷反腐”事件暴露了我们现行的官员管理制度规定对官员私生活的管理监督,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管理监督官员,总是以“八小时之内”为主、以“八小时之外”为辅,管好“公开场合”即可、“私下生活”不论等有失偏颇,在现实中十分有害。

其二,坊间有民谣讽曰,“出了事才有事,不出事就没事”。许多事实已反复证明,“不出事”并非“就没事”,而是监督的缺失导致了“事已有”、“事很多”却“就没事”的怪事。贪官不能被及时发现,监督部门何以失聪失明至此? 所以应考虑体制革新上思考,提高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的效用,在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和财务公开制上有所突破,让官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纳入社会的监督之下,以实现“权力的阳光下运行”。

其三,加强监督,监督机构需要更多有独立性和授权,才能更好地行使职责。对官员管理要树立少信或不信“自律”、偏信或独信“他律”(组织和群众监督)的观念,从制度上和具体程序上做实做好对权力的监督工作。

其四,健全和完善人民民主机制,把人民群众“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真正落到实处。同时,在实践中真正做到公共权力“公开透明”,建立一个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切实得到保证的、可操作的体制机制平台。使“以德治国”有政治和法律的双重保障,使权力的“公正廉明”变成一种稳定的制度安排。

来源:荆楚网      来源日期:2011年11月1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