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搜索:
干部重大事项公示,试点之困谁来解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889次】

2012年9月,湖南省永兴县开始推行科级干部重大事项公示试点,包括新增汽车、房产等固定资产,婚丧嫁娶,本人、配偶及子女出国(境)等8类事项,试点已近三年,有337名科级干部的相关情况进行了公示。日前,媒体发现从2014年10月之后,该县的公示试点便“停了下来”,当地纪委回应,除了人手紧张、网站改版的原因,当地下一步要抓好干部廉政档案建设、抽查工作,进行“转型”。

曾引来外界关注的又一处官员个人重大事项状况公示试点,处于颇为尴尬的“停摆期”,尽管当地表示公示还会继续,但各种试点归于静寂,并没有如预想般更进一步地推开,也是事实。永兴科级干部的个人重大事项公示,从一开始构想便汲取了其他地方试点“步子迈得太大”的“教训”,并未一步到位地推开科级干部的所有财产状况公示,而是选择了“新增的固定资产公示”。即便如此,当地纪检干部多次提到,“能走出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容易”。

不容易,有难度,可能不仅是湖南永兴,其他试点区域恐怕也已经一肚子苦水。此类改革所面临的困难大致有这么几块:首先是所谓“上面不搞,别人也不搞,为什么我们要搞”,作为最直接的被改革对象,干部群体的这一疑问非常实际,其实也是改革的最大阻力和难度所在。另一个则是公开了有没有用的问题。从永兴的情况看,公示试点三年来,“查处的情况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极少,只有一两个案子”,但因为有一名科级干部在公示期间被举报,按照当地纪检干部的说法,因为这名干部的被处理,很多“是不是真的搞?会不会是玩虚的”的顾虑被打消。

那些因为“真有干部因为公示被查出问题”而消解的疑问,会不会又因为停顿近一年的公示而再起?公示不仅仅是为了公示,更重要的是激活监督,永兴公示三年查处了一两名干部。但另一边的反腐数据却又显示,当地仅去年就“立案81件,查处科级干部18人,移送司法13人,其中科局一把手立案7件,移送司法5人”,成绩斐然。对照着看不免有疑问,那就是被查处的干部因何被查,是否存在经济问题,在过去三年是否也进行了个人重大事项的公示?如果都进行了公示,而且也没有看出问题,那是否恰好都不属于“新增固定资产”部分,抑或正是因为近一年的公示停滞,才出现了这么多官员被查处?

湖南永兴停了11个月的科级干部公示据称还会继续,要等网站改版完成、腾得出人手的时候,至于是从新增固定资产公示逐步走向全部财产公开,还是依然艰难地固守现有成果,或者淡化过去三年的干部个人重大事项公示模式,而回到廉政档案和抽查的“转型”,这些都未可知。很少有改革被正式宣布失败,很多试点最终也都选择了不了了之,这么说不是唱衰,而是忧心。官员财产申报一直在做,申报之后的制度安排是抽查,具体到公示则一直处于各地零星试点的阶段,也正是这个地方性的试点过程,遭遇到了最多的阻力和困境。试点该怎么继续试下去,步子迈得开迈不开,步子还能不能再大点,地方在等的那个“顶层设计”是否足以回答这些问题?另外,传说中的“顶层设计”什么时候能来呢?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