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2.0版“房叔房姐”玩的是“靠房吃房”
【该文章阅读量:598次】

5月1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披露,山西太原房管局长张双娥在北京、上海等地有36套房产,家财过亿,堪称新生代“房姐”。无独有偶,因受贿1.24亿元,贪污1053万元,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也被大家称为杭州“房叔”。

2.0版本的“房叔”“房姐”与他们的前辈相比,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他们双双来自负责住房管理的实权部门。而他们的前辈们只是因为名下有大量房产而为人注意,最后查实的问题则多是违规经商、多个身份证、骗安置房等。比如陕西“房姐”龚爱爱最后是因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庭审中甚至没有提及房产问题。

当然以前的“房×”也有不少涉及公职人员,比如山西“房媳”张彦被媒体查出一家至少15人任公职,但这个官员家族的核心是运城市原财政局局长孙太平,并不是与房子直接打交道的部门。

与1.0们不同,2.0版本“房叔”张新整个“发家史”处处离不开房子。他历任房管局物业处处长、建委房开处处长、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等职,靠倒卖十多套房产赚了第一桶金,替他火中取栗的代理人开的是房屋中介公司,大量贪腐行为发生在经适房招标过程中,据称名下20多套房产多系杭州地产商上供。

简单概括,对1.0版本的“房叔”“房姐”,房子只是他们暴露问题的导火索;而2.0版本的“房叔”“房姐”,自己就是管房子的,也是直接栽到了房子上,玩的是“靠房吃房”。在普通民众望房兴叹的同时,一些官员“赤裸”出场,横行无忌。

“房叔”“房姐”的进化,与当前的反腐高压态势脱不开干系,但也暴露了房地产项目招标过程中存在的寻租空间。他们才是住房领域真正的蛀虫。亡羊补牢是题中之义,“靠房吃房”的歪风必须尽快刹住,否则公众因房子产生的焦虑只会愈加严重。

□西坡(媒体人)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