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搜索:
取消“全国最贵路桥费”,实实在在为民减负
【该文章阅读量:228次】

重庆取消了征收主城区路桥通行费,既是顺应民意,也是普惠民生,体现了改革的魄力。

继武汉市取消“九桥一隧一路”路桥ETC收费后,近日重庆市也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表示,从2018年1月1日零时起,将取消主城区路桥通行费。根据安排,取消主城区路桥费后,原纳入主城区路桥年费范围的绕城高速及以内的渝邻、渝涪、渝湘、渝黔、成渝、渝遂等6条射线高速将收取通行费。这也意味着,被不少网民称为“全国最贵路桥费”的重庆主城路桥费将成为历史。

重庆路桥费制度起始于2002年,最初,主城区小汽车路桥通行费以2000元/年的标准征收,2003年将内环高速和机场高速路纳入年票制的范围后,从2004年1月开始按二、三、四、五类车分别收取年费,对应额度为2300元、2990元、3450元和3910元,并一直延续至今。截至今年11月,重庆主城区路桥通行费累计收入已达279.44亿元。

舆论对重庆主城路桥费的诟病,可谓由来已久,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年票制和贵。

首先,不管道路使用多少、不分使用情况,只按照统一的标准征收路桥费有失公平;其次,在主城区内环以内路网中大量设卡,加重了城市交通拥堵;再者,路桥费收费标准的合理性也存疑——有市民质疑,重庆实行成品油税费改革后,燃油税提高了,但原本属于“费改税”的部分并没有从路桥费中剔除,造成重复收费。

这样不合理的收费,早就被认为应该取消。可是为什么过去难以取消呢?原因可能主要在于以下两点:一是地方政府舍不得放弃这一大笔收入;二是相关地方执政者缺乏改革的魄力。

如今,重庆取消了征收主城区路桥通行费,既是顺应民意,也是普惠民生,体现了改革的担当。取消路桥费,能改善交通格局,也能为民众减负。地方推进改革,就应该这样给一方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福利。

从发展角度看,主城内出行成本过高,势必造成流通成本偏高,这无疑会降低城市竞争力。对于重庆这样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较不平衡的内陆城市来说,减轻市民出行负担,降低城区物流成本,也必然能营造出更好的投资环境。

从武汉到重庆,相继取消了主城区路桥费,也表明,许多城市都有的那种“道道设站”的收费,特别是一刀切、年票制收费,需要算算综合账了。这里存在着巨大的改革空间,这些收费能够降低的不妨尽量降低,能够取消的不妨尽量取消。

武汉和重庆的改革,值得其他地方效仿。虽然重庆、武汉等地经济发展走在全国较前面,但这项利民的改革,本质上也是一项促进内部活力、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改革,所以对于经济相对落后的城市来说,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取消不合理的路桥费,增进民众福利、不与民争利,也是在打造良好的营商软环境,所以也必然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那些仍在收着不合理的路桥费的城市,不妨跟上时代步伐,创造条件、有步骤地规划、实施取消方案。

□朱达志(媒体人)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