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搜索:
争夺高铁站点,他们图什么
褚朝新
【该文章阅读量:1084次】

  坐在家里,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津秦高铁被叫停幕后,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河北迁安、滦县先后出手,将原本设置在卢龙县境内的卢龙站争到了两县交界处。近一个礼拜的调查采访,没发现两县负责争取站点的官员个人获得了什么好处。他们说,都是为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不能不说,这种对高铁建设拉动地方经济的幻想,很美好,但现实真的很残酷。

  日本新干线通车后,由于空间成本降低,没有优势特色的城市的资源便会被吸纳至较高回报的地方,导致有些区域加速兴起,有些地方则快速没落,日本称这一现象为"吸管效应"。

  2010年9月,湖南株洲官方发布的《高铁经济对株洲的影响分析及对策建议》称,武广高铁通车后"吸管效应"在株洲开始凸现。

  从迁安和滦县到天津,本来就只有一两百公里,如今通车后,半个小时可以到天津。一旦高铁通车,那些有经济实力坐得起高铁的人,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会选择去天津消费。迁安、滦县,经济发展究竟是受益还是受害,真的不容乐观。在迁安、滦县采访时,两地都在规划,将来要在高铁站附近大兴土木。事实上,已经建成的高铁中,不少地方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当初预想的那样。

  高铁从家门口过,想争取一点利益真的是无可厚非。但在个人利益、地方集体利益之外,似乎还有一种利益存在。

  津秦高铁,全长也就261.3公里,总投资约338亿。调查发现,全线设置6站,个别站与站之间,相距仅一二十公里。站点这么密集,两站距离这么短,高铁的高速根本无法体现。

  武广高铁建成后,株洲方面反思称,武广客运专线的运行速度达到350公里/小时,高速列车启动和制动都需要较长距离,而株洲西站离长沙南站距离只有52公里,距离太近导致客流量没有预期的大。

  两会期间,曾专访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当时,盛光祖在宁夏自治区书记张毅陪同下查看宁夏境内的铁路建设图。现场一位全国人大的官员提出一个观点:如果花几百亿上千亿修一条高铁缩短两地时空距离只有一两个小时的话,那价值就不大。

  当时,不少人现场都很赞同这个观点。可看津秦高铁,全长不过261.3公里,走高速公路两三个小时就能到,时间、空间距离的缩短非常有限。此外,沿途经过的县市,客流量也都很有限。

  这不能不让人担心,花费338亿修一条高铁,速度跑不起来,客流量也没有保证,将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如何得到保障?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