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谣言并非“口袋”,拘留岂能任性
张丰
【该文章阅读量:302次】

越来越多的网友正在发现,在网上“吐槽”有很大的风险。

前几天,河北涉县一男子因为吐槽医院饭菜不好吃,被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名,处以行政拘留处分。

涉县食堂成为舆论焦点后,发生在两个多月前的一个“吐槽强捐被行拘”的新闻被人翻了出来。陕西渭南华州区一位老师,发了一个《华州区强制所有公职人员捐款200元,请问是否合理》的帖子,结果遭到了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只是因为“其行为认识态度较好,并亲笔写了悔过书和申请”,拘留暂缓执行。

人们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恐惧,因为这样的处理,大大违背了人们的常识。设身处地思考,每个人都可能会犯下这两位网友的“错误”。吐槽食堂不好吃,只是发泄一下情绪而已,至于食堂到底好不好吃,每个人的口味都会不同。任何一位食堂师傅,都不会把这样的吐槽放在心上,但却被当地网警当成了“大案要案”。

渭南“强制公务人员捐款”的新闻也是如此。如果你留意网友的评论,会发现对“强制捐款”的吐槽相当普遍。渭南相关部门发布的调查报告虽然坚称捐款是自愿的,不作数额要求,但承认有一些单位和部门在募捐时存在“攀比思想,急于求成”的情况。这看上去有点像汉语的文字游戏,打消不了人们心中的疑问。

人们担心的是,涉县和渭南的做法,很有可能在一种扭曲政绩观的主导下,被很多地方采纳。如果这样的吐槽有问题,每个人都有被“行政拘留”的可能。区别只是在于我们的运气好不好而已。

河北涉县农民被处罚的理由是“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而华州那位老师则是“编造虚假信息,散布网络谣言,造成严重负面影响。”但涉县和渭南相关部门在公布处罚决定的时候,都没有给出足够有说服力的证据。

农民吐槽医院食堂不好吃而且贵,即便“不好吃”过于主观,他罗列的饭菜价格,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当地处在什么水平,不是难调查的事情。

老师吐槽被强制捐款,那就要证明,这个捐款是怎么组织的,做了什么样的规定,是扣工资,还是呼吁“最好捐”?如果不捐会有什么后果?当地公务员对捐款到底有什么样的意见?仅仅一个简单粗暴的“自愿”,人们无从了解事情的真实面貌,自然会质疑处罚是否公允合理。

事实上,警方的重点也许并不在前半句,而在后半句。“扰乱公共秩序”、“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这两句才是关键。发帖吐槽的“涉县农民”最后被证明曾经承包过老医院的食堂,和新食堂有矛盾,这或许被认为和“公共秩序”沾上边。而渭南那位老师的言论,也确实有“严重负面影响”,让当地政府感到很没面子。

这样,我们就搞清楚了这两个地方相关部门处理事情的逻辑:他们最担心的,终究是“负面影响”。

一个影响是否负面,关键并不在于影响本身,而在于“谁在观看”。菜价涨了,对城市居民来说是负面影响,但是在菜农看来,却是天大的喜事。医院食堂饭菜被抱怨难吃和贵,承包食堂的人看来很负面,但监督可能促使食堂不得不改进,对病人来说是福音。地方领导看到强制捐款的负面新闻很生气,但如果类似的曝光能够被给予重视,那些喜欢明里暗里迫使员工捐款的单位,也会克制许多。

这两起案件,归根结底并不是对“谣言”的调查,而是对负面舆情的一种极端应对。而且这种应对的机制,也比外界想象的要复杂。如果没有上级的指示或首肯,一个派出所未必就会为一篇网帖大动干戈。但等到上级的上级怪罪下来,却只有基层执法人员背锅。执法时的鲁莽,问责时的苟且,都显示出县域社会治理的粗糙与粗暴,显示出对法治精神的不熟悉和不适应。

处于转型期的社会,不可能没有负面舆情。地方主政者,应该有面对负面舆情的雅量,更应该学会把负面舆情当成对自己的监督。这样的监督对主政者其实是有好处的,可以避免社会治理走入窄道,避免犯下违背常识的低级错误。

从近年来的诸多案例看,有些县级政府机构似乎对互联网的舆情缺乏本质的理解。本来是一件不大的事情,却因为处置不当,让舆情发酵成汛情。打击谣言固然责无旁贷,但如果把“谣言”变成口袋,什么都往里装,效果只可能适得其反。

来源:团结湖参考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