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北京两律师叫板“铁老大” 递交申请追问“预留票”
【该文章阅读量:3301次】

肖文彬
肖文彬
 马纲权
马纲权

  北京律师马纲权、肖文彬向铁道部正式递交申请,希望公开春运期间的可售票总数

  追问“预留票”叫板“铁老大”

  律师叫板“铁老大”已非头一遭,但两位北京律师马纲权和肖文彬近日向铁道部要求公开车票实际发票数量的举动,还是再度触动公众敏感的神经。如今正值春运当口,买票依旧成了“国民难题”,两位律师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弄清到底是否存在预留票,“信息公开透明”是铁道部应尽的责任。

  “一票难求”让人愁

  说到春节买票,已在北京生活多年的马纲权和肖文彬都有倒不完的苦水。老家在湖南衡阳,距北京约一千七百多公里,坐火车快则不到10个小时,慢则1天。虽然北京到衡阳的火车每天都有七八辆之多,表面上“条条大路通罗马”,实际上却常常是“买票难,难于上青天”。现在又逢年关将至,思乡心切,不会特别在意价格和席别,但一张小小的车票对他们而言仍然是奢侈品。

  去年12月京广高铁全线贯通,铁道部信誓旦旦承诺将极大缓解客运压力,这也曾让马纲权欢呼雀跃过一阵,期望京广高铁的开通能使得以往售票紧张的情况有所缓解,然而事到如今,一票难求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眼看着快过年了,车票还是很难买到,想到这里他就犯愁。对于买票难的问题,肖文彬同样无奈,年年都回家的他自2009年后就没有买到过坐票,更别提卧铺了。而对于解决问题的关键———铁道部,两人直言其态度值得玩味。马纲权翻出一份资料说,“铁道部2007年就说2012年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2010年他们表示在2020年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现在又再次承诺2015年解决问题”。谈到这些,马纲权直言公众被铁道部“忽悠”了。

  那么多票哪里去了?

  让马纲权和肖文彬无法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浙江一名进城务工人员排队买返乡车票,眼看屏幕上显示还有车票,等排到他的时候票却已经售完。他第二天再买,尽管排队排到了第一位,等待他的结果依然是票已售罄。“很多务工人员都跟我反映过这种情况。”肖文彬说。更可气的是,有时候排队买票没有,但有人却从票贩子那里弄到了票。想着自己没有买到票,别人能通过其他的途径买到票,自己只有眼红的份,马纲权觉得愤愤不平。

  春运售票是否真的公正而不存在任何猫腻呢?马纲权和肖文彬持怀疑态度。现在,网络、电话、窗口都有售票,售票提前时间并不统一。常常是电话打不通,网站无法登录,有时插件提示有票,但购票系统就是无法进入,好不容易进入系统,却已显示无票。那么,这么多的票究竟去哪了?这个巨大问号困扰着马纲权和肖文彬。他们不相信所有的车票都是人为抢走的“一开票就没票,有些几秒钟之内就显示票已售完,太不可思议!”除了这些,车票数量和实际销售不相符的情况也让人心存疑惑。马纲权认为,有时买不到票,但网上余票显示却不为零,这说明信息统计不够准确,比如一趟车的车票应有三四百张,但网上可售车票却只有一百张左右。至于剩下的车票,马纲权和肖文彬怀疑“是不是为了国家机关,铁道人员预留了一部分?”

  马纲权和肖文彬经过研究发现,铁道部在2008年出台的文件《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的实施办法中提出:“要严格执行票额最大限度上网发售的规定,机动票额不得高于各车次总票额的5%。”马纲权认为,这些机动票可视为预留票,即是说,铁道部承认预留票的存在,只要不超过总额的5%。他同时指出,但这5%的机动票缺乏监督,“他们想给谁就可以给谁”,极易滋生腐败。

  

  佛山火车站的售票大厅内,不少人来这里碰运气,希望能买到一张退票;没买到票的人苦恼地蹲在地上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峪 摄

  向铁道部要个说法

  买票屡屡受挫,使马纲权和肖文彬数年前就萌生了向铁道部申请公布票数的念头,而今年“开票就没票”的状况依旧如此,更让他们怀疑放票太少,预留太多。肖文彬透露曾有编程人员联系过他,他们认为留票一事在技术层面来说可以做到。”马纲权和肖文彬都认为,留票也可能是内部员工所为,主管领导并不了解。即便这样,铁道部作为职能部门,对此也应承担管理责任。于是,他们酝酿多年向铁道部提交公布票数申请书的想法日渐强烈。“信息公开后,我们能了解到票数分配原则,这样一来,就算没买到票也甘心。”马纲权表示。

  2013年1月18日下午,马纲权、肖文彬两位律师通过特快专递向铁道部正式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2013年1月26日—3月6日春运期间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商务座、特等座、一等座、二等座、高级软卧、软卧、硬卧、软座、硬座、五座)的可售票总数。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通过不同销售途径(网络、电话、代售点、火车站)的发放分配比例;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的发放总数、销售总数、预留总数及具体数据;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的发放程序、发放规则。

  事实上,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并未有门坎限制,只不过因申请人的职业不同,侧重点有所差异。“律师提交申请书会比较重视事实和法律依据,”马纲权表示,公布票数符合规定,因此“他们必须公开。”马纲权说。

  暂未获铁道部回复

  寄出申请书第二天,肖文彬得到了消息,铁道部成功签收快递。截至目前,铁道部对此事暂无回复。根据《信息公开条例》,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对于答复结果,两位律师有所预见。“我们没有太高的奢望,”马纲权说,“铁道部可能拒绝回复。”

  去年9月,律师董正伟曾向铁道部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12306网站建设设计服务招投标过程的全部信息,以保证消费者知情权。10月份铁道部回复董正伟,结果并未让其满意,之后,董正伟向铁道部申请进行行政复议,但被驳回。两个月后,董正伟直接起诉铁道部。虽然马纲权和肖文彬申请公开的项目与董正伟不同,但结局可能一样。马纲权表示,如果不满意铁道部的回复,他们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肖文彬认为,即便是铁老大,在发放票数的统计上也可能存在困难。马纲权则表示,即便如此,公布发放比例对铁道部来说并不难。“铁道部内部肯定有一套发放车票的程序和规则,如窗口、网络、电话售票各多少。只不过并未将其摆到台面上。”

  声音

  一票难求能理解

  但必须公开透明

  针对近日广东佛山一对小夫妻因为帮外来工购买火车票被刑拘一事,马纲权和肖文彬一致认为,这对夫妻的行为并不构成倒卖火车票。肖文彬指出,车票的所有权自订票成功之时起就属于身份证所有者;其次,这对夫妻是受农民工委托而代为购买火车票的,因此,这种行为是典型的委托代理行为。另外,这种私人代购行为并不属于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的范畴,即便收取一定的费用,那也是合法自愿的民事代理行为,而不是非法经营行为,何况确实为农民工购票提供了便利,不具备社会危害性。

  对于“一票难求”的现状,马纲权和肖文彬表示理解:“毕竟中国人多。”但是,铁道部售票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才会招来怨言。“要是所有的事情都公开、透明,大家都能明白其中的原则,不满的情绪就会消解很多。”他们表示,如果铁道部不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或所回复的事项与所申请不符,一定会申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坚持较劲较到底。”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通讯员 刘冠群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来源日期:2013年02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