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搜索:
刘艳峰:用法律手段了解官员收入
【该文章阅读量:2789次】


昨日,刘艳峰手中拿着一本今年在北京某NGO拿到的《政府信息公开手册》。本报见习记者李岿 摄

长江商报消息 一米六零的身高,体重50公斤,黝黑的皮肤,黄色T恤搭配黑色牛仔裤,这样一个男生,在宜昌市最高学府——三峡大学数以万计的学生中,很容易被湮没。他叫刘艳峰,1991年出生的河北男孩。就在“微笑局长”杨达才的手表在微博上被热炒时,他向陕西省财政厅和陕西省安监局寄出了两份快递,要求公开杨2011年的工资收入。

申请将舆论转向收入公开

本月20日,他收到了陕西省财政厅的回复,被告知,杨的个人工资,不属于该厅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回复的全文不过寥寥数十字,全文的亮点,被网友锁定在最后一句“祝你学习进步!”尽管,目前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这个21岁学生的举动,将杨达才事件再次拉回到了舆论中心,并且转向了“公务员收入公开”的向度。

回复的结果,在刘艳峰的预料之中,但他不满意。

21日,他发了一条微博,征集代理律师准备提出行政复议。“财政厅拒绝公开杨达才工资的理由太牵强,陕西省安监局干脆就不闻不问了。”

微博发出后,有数十名律师主动联系他,要为他免费代理。具体怎么做?找谁来做?他还在和律师进一步接触中。

8月26日,陕西省延安境内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36人在车祸中遇难。时任陕西省安监局局长的杨达才,在现场视察时,他的一个不合时宜的微笑的表情,被网友捕捉到了,在微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被赐名“微笑局长”。

看新华社评论受到鼓励

这时,三峡大学大二学生刘艳峰也注意到了这个“新闻”,“但这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从道德上谴责。”

然而,微博的风向多变,随着“人肉”的启动,很快对杨达才变得极为不利。细心的网友发现,杨在出席多个场合时,佩戴多块价值不菲的名表,“表哥”的花名,在微博上继续疯传,其名表的数量也不断攀升。

迫于压力,8月29日晚9点,杨达才开通新浪微博,回应网友的质疑。对于其佩戴名表一事,他表示,自己的5块手表都是合法工资收入购买的。

不过,就在回应名表疑问的同时,他又被网友陆续找出了多块名表,手表的数量一度达到11块之多。

这时,刘艳峰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如果说,他的5块名表,是他个人用工资购买的,我还能相信,但如果有11块,就有点不正常了。”

刘艳峰说,与其在网上争论杨达才的工资是否能买得起这些名表,不如通过法律的手段,来了解他的工资到底有多少。

此前,要求公开公务员工资的呼声,在各种层面曾屡有提及,但作为个人向政府要求公开公务员工资的申请屈指可数,且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正好,他从北京一个NGO组织(非政府组织)拿到了一本《政府信息公开手册》,里面的内容显示,官员的工资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

在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做这件事时,8月30日,新华社发表了一篇评论,与刘艳峰的想法不谋而合。

当晚,他分别从陕西省财政厅和陕西省安监局的网站上,下载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填写了相关内容之后,于9月1日,通过特快专递寄出。

与其在网上争论杨达才的工资是否能买得起这些名表,不如通过法律的手段,来了解他的工资到底有多少。

——刘艳峰

“我就是要远离家乡,体验不同的生活”

河北邯郸,靠近河南的一个村子,和大多数中国农村一样,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维持生活。

刘艳峰就出生这个典型的北方农村里,四五间瓦房,一个封闭的院子,院子里种棵枣树。

除了父母之外,他还有个妹妹,小他3岁,家里3亩地,种植玉米和小麦,不足以养活一家人。他的父母今年40多岁,一直在山东做废旧蓄电池回收的“生意”,一家人原本过着不错的生活。不过,在他去年高考之后,父母的生意遇挫,一家人的生活瞬间跌入低谷。

父母回收了价值几十万的蓄电池,送到一家加工厂之后,老板跑路了,家里一下子欠下巨债,“连给我上学的钱都没有了。”

当时,他的妹妹正在读高中,学习成绩不错,因此辍学了,现在在天津一家电子厂打工。好在,在山东警方的帮助之下,追回了十几万的欠款,目前,家里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

刘艳峰读的高中是衡水二中,河北省最好的高中之一。他说,按照这个高中的水平,全班绝大多数人都能考上一类大学,清华北大也不是难事。

曾经,刘艳峰的理想也是北大。“我平常考试也能考全班前十名,北大并不是很遥远。”

不过,他高考发挥失常了,竟距一本线还差十几分。

原本,父母不希望他到太远的地方读书,他还是瞒着父母填报了东北、海南、新疆的几所大学和中部的三峡大学。“我就是要远离家乡,体验不同的生活。”

高考的失败,没有让他失落太久,“我后来,和一些名校的同学都有过接触,没觉得有太大的不同,关键还是看自己。”

受反乙肝歧视者感染投身公益

2009年,刘艳峰18岁,刚上高中。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电视上知道了一个名字——雷闯。当年,雷闯作为浙江大学学生,公开自己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以反对乙肝歧视。

一条简单的信息,让刘艳峰对雷闯崇拜得五体投地,至于为何对他如此痴迷,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因为他的勇气和行动力感染了我。”

因为忙于高中的学业,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对此事都已淡忘了,但雷闯,一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一系列的行为艺术,以唤起人们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平等相待。

2011年,刘艳峰考上了大学,有了更多时间。他再次想到了雷闯,在半年之内,他不断通过各种方式试图与雷闯取得联系,终于,雷闯主动给他打来了电话。

“是他带着我走上了公益的道路。”刘艳峰说,雷闯是他的偶像。此后,他也在三峡大学校内,和宜昌市区组织了多场反乙肝歧视的活动。

他说,通过与雷闯等公益人士的接触,不仅仅是了解了公益活动,更重要的是改变了自己的思想。

刘艳峰和同龄人比起来,显然成熟很多,在班里,他也是年龄较大的一个。因为关注新闻,收集到了各方面的信息,“难免在心里积压一些负面的情绪。”

他承认,自己曾是“不理智的愤青”,也会对自己看到的一些不平事表示愤懑。

到了大学之后,他作为班长,一度感觉苦闷。“我高中时,也一直是班长,没想到大学的班级是如此松散。”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今年元旦,雷闯到武汉做活动,刘艳峰专程到武汉和他见了一面,有了一次长谈。之后,他感觉自己突然想通了,变得理智、乐观。

看到雷闯,他看到了行动的力量。他从孤军奋战,到现在,不断涌现的支持者,让他看到了一个小人物的力量。

这一切,都化为他的最新QQ签名:“如果你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那么请用你的双手去改变,而不是用嘴巴去抱怨!”

连扫十天寝室 改变“小环境”

昨日上午10点多,原本计划在学校举办的“麦田计划”公益活动,因为没有提前向学校申请场地,忙了一个早上,只得草草收场。

三峡大学沁苑公寓6栋,刘艳峰的寝室,4人一间,推开寝室门,两个同学正沉迷在游戏中,头也没回。另一个同学被吵醒了,问了几遍“几点了?”没人回答他。

刘艳峰和大多数同学确实不一样,甚至,他做的事不被他们理解。

他承认,自己没有太多同龄人朋友,“除了几个有共同爱好的,更多的都是和外面的人交流,虽然年龄相差很大,但可以聊得很深入。”

对于同寝室人的生活,他不愿作过多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过,他也试图改变过他们。

有一段时间,寝室卫生没人打扫,室友吃过的餐盒全部堆在寝室。刘艳峰没有抱怨,持续十几天,他每天坚持擦地,帮同学将餐盒丢到外面去。室友没有直接向他表示感谢,但他明显看到了变化,不再像从前一样邋遢。有一次,室友还主动提出要请他吃饭。

这个暑假,刘艳峰只回家待了几天,其他时间都在公益组织实习。

7月初,他们一行20多人,到仙桃市的一个麻风病康复村生活了半个月。他描述,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里面生活着三十多个麻风病人,平均年龄70多岁。那些老人们很可怜,尽管有政府生活上的照顾,但没人愿意和他们接触,他们这些志愿者的到来,老人们就像看到了亲人。

7月14日,他们要离开了,当天下着雨,很大,老人们放着鞭炮,一直送他们到村口。就在前几天,他还响应另一家公益组织的号召,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向海南、湖北、湖南、河北四省348家妇幼保健院寄信,呼吁他们按照法律要求,在给病人体检时不要违规查乙肝。

两天后,他收到了第一份回复,来自宜昌的一个县级妇幼保健院,对方说,他们一直遵照法律执行。

他甚至接触同性恋群体、艾滋病群体,从最初的不好意思、害怕,到最后的坦然相处,都带来变化。对于同性恋群体,他不再以“正常性取向”来区别,而是代之以“大众化的性取向”。

他已经没做班长了,开始专注公益,目前已组成了一个二十多人的核心团队,准备追随“大未青年”—— 一群对公益、对未来、对成长有着大胃口更有大未来的年轻人。

内心希望政府公开收入足以支撑“买表”

杨达才被撤职的消息,是媒体的朋友在电话中告诉他的。“我当时还有些惋惜。”他说,虽然对杨达才的工资收入存在质疑,但内心深处,他一直希望,政府公开的杨的收入,足以支撑他能买得起那些手表。

21日,他参加了一次在线的微访谈,很多网友都很关心他的个人安全。对这一问题,刘艳峰从没担心过。“我是按照法律来做的,不会有任何问题。”他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针对杨达才个人,而是践行法律的精神。

这件事所有公民都能做,都可以做,只是大多数人没想到,不知道怎么做。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能让更多公民知道,“原来我们可以做。”

他不知道杨达才被免职,和他有没有某些关系,但他仍会继续坚持让陕西方面信息公开,要推动的是官员收入公开的制度,以此来预防腐败,“否则,还会出现更多的‘达才’。”

刘艳峰的专业是行政管理,按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他毕业之后,主要方向就是考公务员。

父母还不知道他做了这件事,他们太忙,也不会上网。

此前,父母问他行政管理毕业之后是干什么?刘艳峰回答:当公务员。父母很高兴,他们一直希望儿子毕业之后,能找个安稳的工作。

要求公开杨达才工资一事之后,一次课外,老师曾找他谈话,夸奖他做得不错。同时,也给了他忠告,像他这样的人,在公务员里可能不太受欢迎。

这一点,刘艳峰自己很清楚,他非常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可能老师还不太了解我的想法。”

进入大学之后,他广泛接触NGO组织,参加了很多活动,就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毕业之后,我肯定是从事公益事业。”

本报记者 刘飞超

陕西安监局网站未撤杨达才信息

昨天上午,对于杨达才撤职的消息,陕西省安监局多个电话都无法接通,安全生产宣传教育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她没有接到通知,不清楚局里的决定。

记者随后登录陕西省安监局网站,该网站上领导信息中的领导介绍里面,杨达才还是挂在第一位,是“党组书记、局长”,工作是“负责省安全监管局全面工作”。

记者还发现,杨达才于8月29日开通的实名认证微博“陕西省安监局杨达才”亦悄然更名为“1用户名”。而该微博上仅有的13条信息,也全部发自于29日杨达才接受微访谈的时候。

9月1日,刘艳峰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向陕西省财政厅和安监局同时寄送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杨达才个人2011年度工资。

9月18日下午,刘艳峰接到陕西省财政厅办公室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告知,对其申请公开的内容作出回复,并已通过特快专递的形式寄送。

9月20日下午,陕西省财政厅寄出的回复信件于14时左右通过快递送到刘艳峰手上。信件内容是“杨达才个人工资收入事项,不属于陕西省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9月20日晚间,刘艳峰通过微博表示,准备寻找代理律师就“表哥”局长工资打官司。

据中新社、新京报

来源:长江商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