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搜索:
立法付诸公议,达至共识需要坦诚沟通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44次】

日前,备受关注的《国家监察法(草案)》终于对外公布,中国人大常委会官网面向社会发起为期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并循例开通线上线下意见反馈渠道。草案公布后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诸多国内知名法律学者纷纷针对立法草案公开表达立场,建言献策,围绕一部立法草案各界掀起如此热议,现象本身并不多见,颇值得关注。

立法应当公开征求社会意见,从立法实践的改革探索到全民共识,同样经历了多年的国家治理成长。“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应当在常务委员会会议后将法律草案及其起草、修改的说明等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作为《立法法》的正式条款,位列正式的“立法程序”章节,条文表述中对草案“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提出的约束性表述是“应当”,足见立法草案诉诸公议的初衷带有法律层面的强制性,而非“可以”之类的选择性措辞。将法律草案付诸公议作为一项根本性法治制度载明并执行,是国家治理朝着现代化转型方向至关重要的节点。

此次监察法草案向全社会公开,事实上也是培养和塑造全社会法治共识的难得机会,在立法征集民意的过程中,作为专业智识力量的学术界其判断和观点至关重要,对于立法过程中的科学决策和法治精神的贯彻具有决定意义,不同界别、分类的法学学术研究者围绕同一个问题展开各异维度的充分讨论,对于正在进行的国家立法步骤助益颇多。

《立法法》对立法活动征询专家意见,也有明确的制度设计。《立法法》在第36条提出,可以通过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多种形式将法律草案交付专业领域人士讨论。立法听取民意的方式和范围,法律并不做太多限制,包括各行业、各界别、团体组织参与的各种形式在内。通过人大产生《立法法》的方式明确立法的精神和原则,从根本上在于重申一种国家立法活动的基本运行规则和观念。法律必须为人所知晓,在此之前立法的各项活动还必须广泛听取民意和专家意见。立法是一项专门性的人类社会治理经验,确立草案征询民意的环节,也启蒙和唤起了社会各界对于立法意义、价值的认同,这成为社会各界寻求共识的一个可贵机会,逐渐推动国家治理过程中找到成熟经验。征询民意的制度设计,为听取民意提供了文本基础,如何听取、听取的程度,在法律文本中也有明确要求和约束。不仅如此,《立法法》也不回避在立法活动中出现争议的应对机制,重大争议问题有“搁置审议”的设计,这本身是务实的立法程序,不回避争议所在才是积极沟通、解决问题的前提。立法活动兹事体大,有效、成熟的一整套运转机制,有助于国家治理的理性推进。

法律草案付诸公议,首先并不在于让法律文本广为公众知晓的宣讲价值,更重要的是民众和知识界要有机会有渠道参与立法的讨论,并在讨论过程中通过哪怕激烈的观点交锋以反复申明和守护法治的基本精神、原则和底线,回到法治的精神和常识。作为一种现代生活方式,法治必须要有能力担负起为整个社会守住底线和秩序的使命,这是千百年来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转型过程最核心的精神意旨。立法是一套完整、周密并追求权力良性运转的国家治理过程,法律草案向社会公布只是立法过程中一个“坐下来,谈一谈”的节点,民间和知识界充分表达,通过顺畅的沟通渠道实现坦诚交流。草案交付公议,一切未有定论,更充分、更坦诚的各方交流,有助于国家立法活动的科学运转,为国家法治做表率,也重申法治的精神和底线所在。

立法征询民意,各界热烈讨论,是自物权法讨论之后又一次沟通,通过沟通达成共识,也只有沟通才有能力推动国家治理,尤其是国家法治建设的实质性进展。一个国家的成长,离不开思想的交锋,对于重大公共议题,尤其是重要立法草案的全民热议,讨论越充分、越坦诚,国家和社会的成长、文明越有希望。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